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九百七十四章 抵達第七艦隊
    錢磊道:“那以后戰斗的時候,我負責給敵人放血,你試試。多做幾次試驗,說不定就能找到方法了。”

    嘉宇眼睛一亮,點點頭,道:“可以考慮。我發現,我召喚出來的海魂獸對血液非常敏感,能極大的增強它們的兇悍程度。我自己自爆的話,血液增幅效果最好,因為我自己所有的力量都融入其中了。要是別人的血,如果是自身有能量的,應該也行。”

    “我倒是覺得,你可以以你的血液為引導。這樣效果也會不錯。李瀚呢?李瀚你潮汐的能力能不能把血液會聚出來?”劉鋒也湊了過來,給嘉宇出主意。

    李瀚道:“理論上來說,所有液體都可以控制著變成潮汐。血液也是液體,應該能行。如果血液對海魂獸增幅那么大的話,我覺得可以試試。李斌,你那明月在血液作用下,威力能不能增加啊?”

    李斌苦笑道:“我也不知道啊!不過,咱們的武魂融合技海上生明月,難道你們打算變成海上升血月?意境呢?”

    李瀚翻了個白眼,“在威力面前,要什么意境?咱們琢磨琢磨,說不定就能把海上生明月變成組合版本的血海兇靈潮汐。威力一定會大增。這個好,嘉宇,你這悶葫蘆不聲不響的就給我們指引了方向。有你的!”

    “我也沒做什么。”嘉宇靦腆的說道。只是看他現在的樣子,誰能想象得出,這是一個不久之前剛自爆獻祭自身施展拼命魂技的?

    藍軒宇這會兒正一把抓住想要逃走的白秀秀,在她腋下抓撓笑的白秀秀不行。

    “饒了我吧,我錯了。”

    “你剛才干什么來著?哼!還要和我再見,你想去哪?我跟你說,這輩子你是跑不了了。”

    旁邊雙手環抱在身前的藍夢琴翻了個白眼,“受不了你們倆了,真肉麻!錢磊,你給我死過來!”

    一時間,運輸艦內滿是歡聲笑語,這樣的狀態,對于三十三天翼來說,可以算得上是前所未有。自從他們進入史萊克學院之后,就從來沒有這么放松過。

    龍馬星系距離母星極遠,運輸艦需要飛行二十一天,經過三次蟲洞跳躍才能抵達。

    經過了初時的放松之后,眾人的心境平復下來后,就各自冥想,來度過這漫長的時間。

    藍軒宇召喚出自己的黃金龍槍,沉浸在那精神空間內,繼續練習他的千夫所指。經過這些天的不斷修煉,他已經漸漸找到了一些感覺。

    海神唐三施展出的千夫所指,就是單純的強大,強大的攻擊力。但藍軒宇的情況卻不一樣,他的能力眾多,每一個魂環都是十萬年層次的。所以,他漸漸感覺到,自己施展出的千夫所指,最大的特點應該在于變化上。屬性上的變化,瞬間的變化,元素組合的變化,再加上金龍王力量的附著。

    同樣的千夫所指,似乎每一次刺出都有不同的感覺,引導不同的力量,所起到的效果也不同。

    正因為變化太多,所以,他才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感悟這些變化帶來的一切。這需要長時間的修煉,但他似乎也漸漸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金龍為骨,銀龍為皮。

    相輔相成,相互交織。

    就是在各自修煉的過程中,二十一天的時間終于即將度過。

    遠遠的,大片的戰艦群出現在舷窗外。運輸艦內的提示音也隨之響起,“即將回歸艦隊。所有人員做好準備。”

    提示音重復響起,藍軒宇也隨之結束了自己的修煉,重新睜開雙眼。

    戰歌少將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回來了,看到睜開雙眼的他,向他微微點了下頭。

    藍軒宇也向他頷首致意,同時目光看向外面。

    雖然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第七艦隊了,但當他看到舷窗外那么多戰艦的時候,卻依舊有種熱血沸騰的感覺。

    此時,戰艦內又重新變得嘈雜起來,三十三天翼中,也只有藍軒宇和白秀秀近距離接觸過艦隊,其他人卻都是第一次。一時間,他們的情緒不約而同的亢奮起來。

    趴在舷窗處,看著外面那一艘艘形態各異的戰艦,尤其是從戰艦的縫隙中,看到最里面那艘體積龐大,宛如城市一般的巨大母艦,太空的浩瀚感,宇宙艦隊的強大,讓每個人心中都產生出以亢奮為主的復雜情緒。

    運輸艦從一艘艘戰艦旁邊掠過,因為他們來自于史萊克學院的特殊性,所以先要到母艦之中述職,然后才會安排進入軍隊中服役。尤其是他們人數雖然不多,但卻都是軍官,這需要進一步的安排。

    藍軒宇此時的心情也和上次來到第七艦隊時截然不同。上次來的時候,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如何救援娜娜老師,如何把娜娜老師從恒星之中救出來。而此時他卻是心情放松,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處于最好的狀態。

    對于接下來的軍旅生涯,他確實是非常期待,無疑,他走的是捷徑,一個才剛剛第一次進入軍隊的人,竟然就掛上了少將軍銜,連藍軒宇自己都覺得這非常不可思議。

    母艦開啟一處通道,接引運輸艦入內。經過一系列的掃描檢測之后,這才進入到母艦內部。

    戰歌少將已經開始和母艦聯系。當運輸艦終于停下來的時候,他來到藍軒宇面前,“藍軒宇少將,接艦隊參謀部通知,請你到參謀部述職。其他人員稍候將分別安排。”

    藍軒宇道:“戰歌少將,我們將會被打散到各個部門嗎?”

    戰歌道:“我不清楚參謀部如何安排。稍候你在參謀部應該會得知具體情況。”他對藍軒宇的印象并不怎么好。內心之中甚至是有些嫉妒的。十八歲的少將啊!他立下眾多功勞,一步一個腳印,用了二十幾年坐到少將的位置已經被譽為第七艦隊最年輕的將軍了。可和眼前這位比,他都有種想要淚奔的沖動。人家十八歲就是少將了啊!這怎么比?

    “好。”藍軒宇也能感覺到戰歌對自己那淡漠的態度,也不再多問。反正具體情況到了參謀部自然就知道了。

    下面已經有穿梭車等待,和上次來的時候截然不同,這次可沒有人迎接他們。藍軒宇在戰歌的帶領下登上了一艘專門的穿梭車,其他人則是上了另外的穿梭車。

    藍軒宇向伙伴們揮揮手,再指指自己手腕上的魂導通訊器。兩輛穿梭車分別向不同的方向駛去。

    藍軒宇乘坐著穿梭車連過多道關卡,來到第七艦隊總指揮部。

    他被帶到一個會議室之中,戰歌讓他在這里等候,然后就轉身出去了。

    藍軒宇四下看看,會議室也完全是戰艦的金屬風格,不大,能坐十個人左右,算是個小型會議室。

    他自己找了個地方坐下,靜靜的等待著。

    時間不長,會議室門開,藍軒宇趕忙站起身,一名掛著上將軍銜的將軍從外面走了進來。

    此人看上去五十多歲的樣子,氣質儒雅,相貌堂堂,一雙眼眸炯炯有神,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

    “首長好。”藍軒宇趕忙行了個不算太標準的軍禮。

    上將微微一笑,道:“別拘謹。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是咱們第七艦隊的參謀長陳藝磊,本來今天司令是要親自來見你的,但正好他去護衛艦巡查了,就讓我來了。怎么樣?旅途勞頓么?坐吧。”一邊說著,他在藍軒宇對面坐了下來。

    藍軒宇趕忙道:“挺好的。”

    陳藝磊道:“那就好。你們的資料我看過了,我和司令商量之后,再參考你們學院的意見。對你們將會進行如下安排。你們三十三個人將會被打散到各個艦隊去。因為你們的個人能力都非常優秀,所以會被分配到各個艦隊的探索隊。雖然是打散,但也保證你們至少是五個人一組,畢竟,你們彼此之間是較為熟悉的。大概可以分成五個組的樣子。具體如何分組,你來決定。”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大乐那天开奖 炒股入门知识开户 辽宁快乐11选5走势图 时时彩辽宁十一选五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下载 贵州11选5玩法技巧 七星彩中奖规则及金额 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理财知识入门基础知识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浙江风采 股票配资平台招商整套流程 辽宁快乐12前三组走势 贝格富配资 广西快三历史开奖号 博彩老头排列三 股票涨跌与买卖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