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千零四十章 突破!
    金紋藍銀草、銀紋藍銀草,最大的特點就是,它們都是藍銀草啊!哪怕是變異的,也同樣有藍銀草的基因在其中。

    伴隨著藍軒宇的實力越來越強,兩種血脈之力不斷蘇醒,藍銀草的根基也在變強。藍軒宇的生命親和體質,可不是從雙龍血脈而來,而是來自于藍銀草。此時,當他被永恒之樹的神級生命能量洗禮的過程中,藍銀草的調和作用就在被不斷的壯大。所以,藍軒宇現在承受的痛苦比唐舞麟判斷中還要更小一些。對藍軒宇來說,這無疑是一個非常好的狀態。他的魂力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持續提升著。

    很快,藍軒宇的魂力就已經提升到五環巔峰狀態。對他來說,魂力只是實力中很小的一部分。血脈之力和魂力的融合,才是他全部的力量。

    兩種血脈也伴隨著魂力的提升碰撞變得越來越劇烈起來。

    “軒宇,集中精神,壓制住你的魂力,不要突破。控制住,積累的越深厚,突破之后你越容易承受。”唐舞麟的聲音在藍軒宇的精神之海內響起。

    藍軒宇自然也發現了自己身體的變化,他修煉了這么多年,從未向現在這樣,魂力修為提升速度如此之快過。這提升而來的魂力并不虛浮,反而非常的凝厚。那是純粹的生命能量轉化而來的。這些生命能量在不斷的滋潤著他的身體。

    雖然金龍王血脈和銀龍王血脈彼此碰撞之下,給他的身體帶來了極大的負荷。可是,在被破壞的過程中,生命能量每一次修補,似乎都在推陳出新、脫胎換骨。他有種正在蛻皮一般的感覺,褪去凡胎。

    痛苦依舊是存在的,但這份痛苦完全是他可承受范圍內的。雖然他不知道唐舞麟是怎么做的,但他卻知道,這要比自己預想中回來的修煉過程更加完美。

    他的內心前所未有的堅定,因為,在外面這兩位,是他最親近的人啊!有他們在身邊,藍軒宇的信念前所未有的強烈。

    我要保護娜娜老師,我要以后一直都和他們在一起。

    端坐在那里,他的身體沒有半分的晃動,哪怕是承受著極大的痛苦,他的意志始終堅定,沒有半點的顫抖。大有幾分不動如山的感覺。這份定力,就連唐舞麟都不禁為之點頭。

    他自己飽受金龍王血脈肆虐的痛苦,很清楚這種血脈之力在體內爆發時的感受。藍軒宇能夠如此堅定的承受著這一切,唐舞麟明白,今天,這孩子一定能夠完成突破。

    他的身體積累不夠,通過永恒之樹的神級生命能量進行補充。但如果意志力不夠堅定,卻是誰也幫不了的。而事實證明,他做到了,而且,做的非常好。

    時間,就在這樣的生命洗滌下一分一秒的過去著。藍軒宇的身體漸漸變得通透起來。用肉眼都能看到,金色和銀色的能量在他體內不斷的躁動著、碰撞著。

    藍軒宇的身體在逐漸變得明亮,散發著濃郁的生命氣息。他在努力的壓制著自己的魂力,不讓它跨出那一步,而在他身體之中,正在積累的生命能量也變得越來越濃郁。以至于金龍王和銀龍王的能量在其中碰撞都開始變得有些困難,因為生命能量幾乎是如同沼澤一般,在藍軒宇身體里變得凝厚。

    胸口處的七彩鱗片一塊一塊的增加著,增加的速度并不快,但卻十分穩定。

    壓制的時間越長,對于藍軒宇來說,無疑痛苦也會越發強烈。

    但他卻始終巋然不動,他堅信,樂叔叔說的一切都是正確的,努力壓制。

    身體被破壞的速度越來越快,生命能量依舊不斷的瘋狂涌入到藍軒宇體內。

    如果在黃金之樹外面,都能看到,道道金色光暈正在朝著二層奔涌而去。雖然不足以撼動整個永恒之樹的生命體系,但在內部,卻依舊被史萊克學院所有高層關注著。

    海神閣主就在湖邊,注視著黃金古樹的方向。依子塵站在她身邊,“閣主,會不會有點過了?這是消耗的永恒之樹最本源的力量。”

    “沒事。那是他的兒子,無論是學院、唐門,甚至是整個聯邦,都欠他的。沒有他,萬年前,或許斗羅星都不復存在了。生命能量而已。永恒之樹也是他們家的,而且,他有分寸。”

    依子塵道:“軒宇這孩子的成長速度比想象中要更快。按照這樣發展下去,他很快就可以獨當一面了。是不是不應該讓他過于冒險?”

    海神閣主搖搖頭,道:“如果舞麟沒回來之前,或許可以說是冒險。舞麟回來了,冒險就不存在了。”

    突然,激昂的龍吟聲從海神閣二層傳來。龍吟激蕩,隱隱有光影綻放。

    下一瞬,一道身影已經穿窗而出,飛出了樹屋之外。

    那是一條通體七彩鱗片的龍,身長大約在七、八米。它一飛出,立刻就在空中翻騰起來,似乎是在承受著巨大的痛苦似的。

    在它身上,有金色和銀色的光影交相閃耀,那兩道光影也呈現為龍形,相互傾軋,令他身上的七彩鱗片不斷向金色或者是銀色轉變、切換。

    “昂——”

    痛苦的龍吟聲不斷回蕩,下面的生命湖水都隨之出現了波紋。

    “噗通”一聲,那七彩真龍墜入湖中,濺起無數水花。

    與此同時,又一道身影飄飛而出,到了湖面上空。正是唐舞麟。

    唐舞麟向海神閣主的方向看了一眼,輕輕的向她點了下頭。然后注意力就集中在生命湖水上。

    生命湖水劇烈的翻騰起來,那七彩小龍的身影在里面翻滾,引得波濤洶涌。

    突然間,它的龍頭鉆出水面,仰天長吟,身上的彩色光芒瞬間變得更加強烈起來。一道光影也隨之從它額頭上沖出,赫然正是尋寶獸。

    尋寶獸懸浮在龍頭上方,雙手一圈,頓時,生命湖水劇烈的波動起來,周圍頓時開始凝聚出彩色的氤氳之氣。

    但令海神閣主都為之駭然的是,當這彩色的氤氳之氣凝聚而出的時候,生命湖水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干涸,水面持續降低。

    一滴滴彩色的液體在那氤氳之氣中漸漸誕生出來,滴落在七彩小龍的龍頭之上,每一滴彩色液體滴落,都讓它身上的彩色光暈變得更加強盛幾分。

    唐舞麟眉頭微蹙,抬了抬手,但終究還是沒有阻止尋寶獸的行動。他再次扭頭向海神閣主的方向看來。

    海神閣主也正在看向他,沉聲道:“由得他吧。這是學院欠你的。只要永恒之樹能承受得住。”

    他們都知道尋寶獸在干什么。

    這生命之湖的湖水,乃是永恒之樹萬年來積累的最純粹的生命本源能量,神級生命之力液態。這也就相當于是整個母星的底蘊。

    原本唐舞麟的想法是讓藍軒宇在生命之湖中突破,吸收這里的純粹生命能量來固本培元,成就神級體魄。但尋寶獸的做法更狠,它才不管這是哪的能量,只要是為了藍軒宇好,它肯定就干。它將這里的神級生命本源進行提煉,提煉出更加純粹的仙靈之氣滋潤藍軒宇的身體。被它從生命之湖中提煉出來的這些仙靈之氣,那可是真的相當于在神界時候的仙靈之氣。但對生命本源的消耗無疑是極大的,甚至可以說是非常浪費的。只有最精華的那部分凝聚成型,其他的生命能量逸散,雖然被永恒之樹本體吸收了,但想要再轉化回來,損耗會非常巨大。

    換個人,決不可能在這里有這樣的待遇。因為無論是史萊克學院還是永恒之樹本身,都不可能同意的。尋寶獸有這個能力,但它本身弱小,在場的任何一位,隨便一巴掌都能拍死它。

    七彩小龍的身體在仙靈之氣的滋潤下不斷變大,身上那一塊塊鱗片變得越發晶瑩剔透起來。身上的金銀兩色龍影幾乎是瞬間就被壓制住了,沒入體內消失不見。但就這么一會兒的工夫,生命之湖的湖面就下降了一尺有余。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上海期货配资平台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 飞乐音响股票 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600095股票行 河南快三兑奖规则 股票的涨跌由谁控制 七星彩海南论坛规律图4 1 大商股份股票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pk10赛车5码选号技巧 浙江201五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浙江 北京pk赛车技巧论坛 快乐双彩基本分布走势图 安徽十五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乐基本走势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