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海神閣主位,金龍月語唐舞麟
    汪天羽、樹老帶著藍軒宇三人一起離開了仙靈之地,而其他六人則是留在這里修煉。毫無疑問,這是比永恒樹屋更好的地方。可以說,在仙靈之地修煉時,呼吸的都是上百種頂級天材地寶的藥香啊!

    出了仙靈之地,汪天羽不禁向樹老苦笑道:“我現在一點都不想做這小子的聯絡人了。他實在是太不老實了。”

    樹老哈哈一笑,道:“不會折騰是庸才。越會折騰,才能走的越遠。折騰好,年輕人嘛,就是要折騰起來。”

    汪天羽扭頭看了一眼畢恭畢敬的藍軒宇,手癢癢……

    但是,他不得不承認的是,伴隨著藍軒宇的折騰,他在學院的地位已經越來越重要了。尤其是這次帶了空源晶回來之后,更是如此。這份功勞,其實已經是學院給予的任何資源所無法比擬的了。

    如果這次再帶走所有的神級以下十萬年植物系大佬們為永恒之樹傳遞生命能量。那藍軒宇的地位必定會直線上升。史萊克七怪也不用競爭什么了。

    所謂競爭,無非就是比實力、比功勞。實力的話,藍軒宇現在可能還有所欠缺,但要說功勞,無論是對學院、對唐門,甚至是對整個聯邦。誰能比得上他?據說,因為這次從天龍星的收獲,再加上未來他還要繼續潛伏天龍星,斗天部那邊很可能會破格給他一個八級斗天者的身份。要知道,汪天羽自己都不是八級斗天者。

    汪天羽甚至覺得,等藍軒宇成長起來的時候,在他成長的過程中,龍馬星系都要被他折騰的夠嗆。尤其是,藍軒宇現在的成長速度似乎是在持續增強著。

    海神閣會議需要重新聚集眾位大能,藍軒宇就先回了唐舞麟的房間。

    唐舞麟已經回來了,看到藍軒宇走進來,不禁失笑道:“你好像又惹事了?”

    藍軒宇有些尷尬的道:“樂叔叔你可要保護我,我覺得汪閣主看我的眼神有點兇。”

    唐舞麟哈哈一笑,“你要讓他們緩緩才行。空之蟲的問題已經解決了,我和老魔們商量好了,就讓它在那里。有它在,任何小世界的空間都會非常穩定。它足以鎮壓以永恒之樹支持的所有小空間。甚至還會讓空間變大。所以,御空族根本沒有發揮出它真正的作用。誕生空源晶固然好,但如果讓它生活在一個小空間之中,那個空間會不斷的被鞏固和擴大,那也是極大的好處。說說吧,你又干什么了?”

    當下,藍軒宇將之前在仙靈之地發生的事情向唐舞麟講述了一遍。

    聽了他的話,唐舞麟不禁雙眸微亮,點了點頭,道:“不錯。這是個很好的機會。你那尋寶獸的作用比想象中更大。如果能夠為永恒之樹帶回來龐大的星球級生命能量,而且還是在她本身層次之上的,對她的進化會大有好處。這件事,我支持你。稍候的海神閣會議,我陪你一起參加。”

    “太好了。”藍軒宇不禁興奮起來,現在他甚至有種迫不及待的想要返回天龍星的想法了。有個資源豐富又能隨便折騰的地方,真是很棒啊!

    雖然藍軒宇還不知道唐舞麟現在在學院的情況,但以他當年的傳奇,應該還是有不小影響力的才對。只是不知道現在的學院和唐門,對當年他的貢獻是如何看待。

    藍軒宇就留在唐舞麟的房間中等待,站在巨大的銀龍蛋面前,他凝神去感受銀龍蛋的變化。銀龍蛋內傳出的充沛生命活力,讓他微微安心。

    他一直都還不能對樂叔叔叫出那兩個字,或許就是因為一家人還沒有團員的原因吧。而這都要等到娜娜老師醒過來才行。娜娜老師、媽媽,您究竟什么時候才能蘇醒啊!

    唐舞麟站在旁邊,默默的看著兒子和那巨大的龍蛋,內心之中不禁一陣百感交集。

    他現在已經明白,以前不愿意回憶起來,是因為曾經的創傷太深。是身體自行的回避,不愿意回想起曾經的一切。因為在下意識之中,自己一直都認為,他和她永遠都不能在一起。

    而伴隨著再次見到古月娜,感受到她的一切,受到她的刺激而逐漸復蘇的記憶。再到得知她陷入恒星時內心的震驚和難以形容的巨大痛苦。他的記憶終于在突破第十七道封印的時候漸漸復蘇。

    他現在已經明白,自己根本不需要逃避,曾經限制了他們無法在一起的最大問題,早已不復存在。只要她能醒過來,他們就能真正的在一起了。他又何嘗不期待著那一天的早日到來呢?

    醒過來吧,古月,醒過來吧,娜娜。

    父子二人就這么靜默的守在銀龍蛋旁邊,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門外響起了悅耳的聲音,“你這兒子,比你當年更能搞事情的多。當初的你,更多是出于被動,但他可真的都是出于主動。如果他不是你兒子,我都要壓一壓他了。”

    唐舞麟微微一笑,道:“因為他比我要更加優秀。海神閣會議要開了?”

    “嗯,為了他而開。”門外再次傳來海神閣主的聲音,但她并沒有推門進來。

    “我也參加吧。”唐舞麟看看藍軒宇,輕聲說道。

    門外沉默了一下,然后才道:“你終于肯參加了。來吧。”

    唐舞麟帶著藍軒宇推門而出,海神閣主已經等在了外面,唐舞麟向藍軒宇笑笑,然后率先朝著樓梯的方向走去。

    海神閣主跟在他身邊,藍軒宇驚訝的發現,海神閣主明顯落后于唐舞麟半步,而且是很自然的落后,并沒有刻意。

    在這一剎那,一種難以形容的自豪感驟然在藍軒宇心頭騰起。

    任何一個男孩子,人生中第一個仰望的,想要效仿的,永遠都是自己的父親。誰不希望有一個強大的父親呢?

    三人魚貫走下樓梯,來到那簡樸的海神閣會議桌旁。

    唐舞麟扭頭向海神閣主看去,海神閣主毫不猶豫的向他點了下頭,“除了那里,這里沒有任何位置配得上你。”

    “好。”唐舞麟并沒有客套,緩步向前。

    此時,海神閣會議桌兩側,之前參會的眾位海神閣成員都已經到了,他們是臨時被召集回來的,包括唐門兩位斗羅殿正副殿主在內。當唐舞麟和海神閣閣主到來的時候,在場眾人已經全都站了起來。

    藍軒宇依舊站在會議桌末尾,而唐舞麟卻走到了他的正對面,也就是會議桌的主位處。

    “各位好。”唐舞麟微笑著說道,然后雙手做了一個下壓的動作,自己則是率先在主位處坐了下來。

    藍軒宇只覺得一股熱血瞬間沖入腦門,那個、那個連海神閣主都沒有去坐的主位,竟然是留給樂叔叔的。

    而在唐舞麟坐下的那一瞬,他又有種強烈的感覺,仿佛那個位置本來就應該是他來坐的。本就是屬于他的。

    其他人相繼落座,只有兩個人的動作遲緩了。一位正是海神閣主,她也在看著唐舞麟,她的身體竟然輕微的有些顫抖。但因為臉上帶著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

    而在她對面的依老,此時卻是身體顫抖的更加厲害,淚水不受控制的從面龐上流淌而下,顫聲道:“您、您終于回來了。”

    唐舞麟看向他,微微一笑,“子塵,這么多年,辛苦你了。”

    “能看到您回來,真的是,太好了。”依子塵突然從座位處走了出來,來到唐舞麟身邊,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唐舞麟嘆息一聲,“時間過得真快啊!轉瞬萬年,我至今還能記得你當年的樣子。那一代,你是年輕人之中最好的幾個之一。坐吧。”

    “是。”依子塵畢恭畢敬的答應了一聲,在座位處坐了下來。

    全場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此時都已經集中在唐舞麟身上。雖然其他人對他完全不熟悉,但是,有關于金龍月語唐舞麟的傳奇,他們誰會沒有聽過呢?

    而就在今天,龍皇斗羅,金龍月語唐舞麟,回來了,真正的回到了他的史萊克學院、回到了唐門。在歷史上,他可是唯一一位同時身為史萊克學院海神閣閣主和唐門門主的人啊!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韩国快乐8开奖官网 股票分析软件 用哪种好 贵州11选五胆拖规则 河北体育彩票排列七 江西11选5今天开奖 江阴股票配资 上海快三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2019年上证指数最高点2019上证指数年线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 山东体彩十一选5开奖结果 吉利平肖平码高手论坛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走势 5万6个月理财是多少 购彩秒速快三 韩国股票行情软件 二中二平码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