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不做領袖
    “大家不要因為我而影響會議,我也不會再為海神閣閣主。諸位可以將我當做一位客卿就好了。現在也不再是當年,我也沒有任何要插手學院事務的想法。梓晨,你主持吧。”他向身邊的海神閣主說道。

    海神閣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你愿意,我想,沒有任何人會反對。也只有你,最有資格……”

    唐舞麟抬起手,阻止她繼續說下去,“我們已經說好了,不是嗎?我會留在學院,學院有需要,我會為學院盡力。但我已經不適合做一名領導者了。這也不是我想要做的。一萬年前,我該做的已經都做了。一萬年后的今天,我希望把更多的時間留給自己、留給家人。來彌補我的虧欠。”

    有幾個人敢說,自己把該做的都做了?有幾個人能有這樣的資格?可在場所有人卻都明白,唐舞麟真的有。

    屬于他的那個年代,可以說是史萊克學院歷史上最差的年代,那個時候,史萊克學院面臨的,是巨大的災難,前所未有的打擊。學院險些被徹底毀滅。是唐舞麟帶領著那一代的史萊克七怪力挽狂瀾,帶領著他們,重建史萊克。

    也是他,帶領著史萊克學院和唐門的強者們,最終擊潰深淵位面。無數次的出生入死。

    更是他,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后,卻面對來自于銀龍王率領的魂獸反撲,那時候憑借萬獸臺,銀龍王幾乎控制了所有的魂師。完全有了顛覆人類的可能。而銀龍王卻正是他的愛人,即將結婚的愛人。

    為了人類,他不得不和銀龍王展開一場最終之戰,銀龍王因為對他的深愛,而選擇了死在他的黃金龍槍之下。悲痛欲絕的唐舞麟,選擇了殉情。帶著銀龍王沉于極寒之地,永凍冰封。直到萬年之后。銀龍王的名字,就是銀龍公主,銀龍舞麟古月娜。

    曾經內心的創傷,甚至讓他哪怕在復蘇之后也不愿意回憶。他為人類,已經做得太多、太多了。

    他是留在歷史中的人物,更是任何唐門和史萊克學院強者們內心中真正的傳奇英雄。

    海神閣主沉默了一下后,輕輕的點了點頭,“好,我們尊重你的意愿。議事吧。天宇,你把情況向諸位海神閣成員說明一下。”

    “是。”汪天羽欠身致意,然后他就發現,唐舞麟面帶微笑的看向自己。不知道為什么,在這一瞬間,這位雷神斗羅明顯有了緊張感。因為他突然想起來,之前自己好像要揍他的兒子來著。可當他再次看到唐舞麟,看到海神閣主、依老那份激動,再回憶著這位傳奇的時候,背后不禁被冷汗浸透。

    “情況是這樣的……”好不容易,他才定了定神,將之前在仙靈之地發生的情況講述了一遍。

    聽著他的講述,在場眾人無不流露出驚訝的表情,目光也自然而然的集中在了藍軒宇身上。

    正如海神閣主所說,這小子也太能折騰了。再看看坐在主位處的唐舞麟,這位今天肯出來,就是為了給他兒子站臺吧。他根本什么都不需要說,眾人也能明白他的意思了。

    海神閣主眉頭微蹙,道:“之前那位尋寶獸已經向我們證明了,它有將生命能量轉化為仙靈之氣的能力。所以,有關于它的來歷,可以確認。雖然在轉化過程中,對生命能量的損耗會非常龐大,甚至可以說是浪費。但這種仙靈之氣對于永恒之樹的層次提升是直接的。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能夠擁有足夠龐大的生命能量,就可以支持永恒之樹進化。將原本可能幾十萬年才能完成的事情,極大程度的縮短。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就相當于是我們斗羅星在吞噬天龍星的生命能量。”

    “如果永恒之樹能夠再次進化,晉升到媲美天龍星生命核心的程度,會出現什么樣的情況,諸位應該都明白。整個星球的生命層次將會隨之進化,我們也將會擁有誕生超神級強者的可能。雖然這肯定還是很困難,但畢竟我們已經積累了這么多年。”

    坐在她下首位置的那位中年人道:“單次吸收生命能量應該問題不大,但如果長期進行的話,會不會有被發現的危險?”

    一邊說著,他看向藍軒宇。

    藍軒宇道:“短時間內,被發現的可能性不大。天龍星的生命能量總量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更大。長期進行的話,確實是有被發現的危險。但到了那時候,或許也是我們會和龍馬星系全面開戰的時刻了。這次我們潛入天龍星,后面一個重要任務就是找到在天龍星上適合我們修煉的方式,并且能夠掩蓋不被發現。如果能在那里變強。對我們來說,就非常有機會了。最終,我們的目標還是占據天龍星,將它變成我們的行政星。”

    聽著他的話,中年人神色微變,雖然藍軒宇沒有說的特別明確,但在場眾人都是聰明人,自然能夠明白他話語中隱晦的意思。他這是在表態,希望未來通過他們的努力,能夠占領天龍星,甚至是整個龍馬星系。

    要知道,對于斗羅聯邦來說,這都是一個長久的大計,并沒有要在短時間內和龍馬星系全面開戰的想法。

    中年人不禁笑了笑,要是別人,他可能會說一句初生牛犢不怕虎。但真的按輩分論的話,有唐舞麟在這里,藍軒宇的輩分就太嚇人了。

    汪天羽就沒有開口,唐門的二位則是陷入若有所思狀態之中,依子塵還在激動呢。樹老微微頷首,表示對藍軒宇的支持,“我認為此事可行,或者說是勢在必行。不然的話,我們那些植物系的大佬們,恐怕要控制不住情緒了。對它們來說,原本能夠晉升神級十分渺茫,這樣的機會,它們肯定是不愿意放過的。”

    海神閣主看向唐舞麟,“你看?”

    唐舞麟點點頭,道:“故步自封是不可取的。就像當年,我們和深淵位面的碰撞。實際上是我父親在很久遠之前就設計而成的,專門針對深淵位面的。就是因為他看到了斗羅星將要走向衰亡的過程,這才讓我們有了吞噬深淵位面的機會,從而提升了整個斗羅星的生命層次。天龍星對我們來說是個機會,一次吞噬不可能,但逐步蠶食既然有機會,我認為應該嘗試。任何事情都有風險,但風險與機遇并存。在天龍星上有超神級強者,神級以上強者的數量肯定比我們要多。這也意味著,在那里,真正會被關注的也是神級強者。控制在神級層次以下,是個很好的掩飾辦法。具體情況,還需要未來對天龍星了解的更多。”

    海神閣主看看唐舞麟,再看看藍軒宇,默默的點了點頭,“那么,開始投票吧。我支持此次行動。”一邊說著,她舉起手來。

    坐在她身邊的中年人第二個舉起手,汪天羽沒有舉手,表示了反對。唐門的兩位對視一眼,唐淼輕輕的搖搖頭,也沒有舉手。但夢飛卻是舉起手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市盈率最低股票排名 股票趋势下载 腾讯分分彩全能版必中计划 北京快3手机版 江西快3预测计划 江苏体彩7位数中奖说明 北京pk10单吊一码预测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行情软件排行榜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一 广东风采36选7走势图 排列三和值带线走势图 北京快乐8大小单双骗局 广西快3开奖官网 湖北快三当前推荐号 如何网上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