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白秀秀的身世
    單純從魂力,已經很難評定她此時的修為了,藍軒宇只能是隱約感覺到,白秀秀現在的狀態,恐怕已經接近魂斗羅巔峰水準。這是徹底融合了魔后所產生的景象。

    這份提升,對白秀秀來說無疑也是飛躍式的。可想而知,那龍力的價值有多么巨大。這也更加堅定了藍軒宇的想法。

    “軒宇,有件事我一直想要告訴你,卻一直都猶豫著能不能說出來。魔后前輩說得對,我不應該一直沉浸在過往的悲傷之中,我該走出來了。”白秀秀把頭埋在他懷中,聲音有些哽咽著說道。

    “只要你想說,我隨時都是你的傾聽者。如果你不想說,也不要勉強。”藍軒宇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長發,擁抱著她的嬌軀,在他心中有種特別美好的充實感。

    “我要說的。其實,我不是人類。”白秀秀輕聲說道。

    藍軒宇微微一愣,“不是人類?”

    “嗯,我是十萬年魂獸修煉成人。或者說,我本來就是魔魂大白鯊。修為十萬年轉化成人類重修。”白秀秀低聲道。

    藍軒宇驚訝的看著她,雖然他一直都知道白秀秀和普通魂師有些不一樣,但他真的沒有猜到,她竟然是魂獸么?

    “你、你會不會不喜歡我了?雖然我是魂獸,但我重修超過七環之后,就已經正式脫胎成為人類了。所以,我現在才敢告訴你。”白秀秀抬起頭,有些驚慌的看向他。

    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從什么時候開始,自己已經不能離開眼前的男人了。

    藍軒宇笑了,“傻丫頭,你這是干什么呢?娜娜老師也不是人類啊!而她是我的媽媽。所以說,我也根本就不是純粹的人類啊!你在擔心什么?”

    白秀秀看著他的眼神,漸漸的,身體柔軟了下來,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算你求生欲強啦。”

    藍軒宇將她更摟緊了幾分,“那必須強。在我心中,你可是最重要的。哪能讓你擔心呢?我連逗弄你一下都不敢呢。”

    足足半晌之后,白秀秀才輕聲道:“我是魔魂大白鯊。說起來,我之所以變成人類模樣,是為了報恩的。”

    “報恩?”藍軒宇驚訝的道:“報什么[筆趣閣 www.biqugeso.info]恩?”

    白秀秀道:“本來,我生活在極北之地的冰海之中。在那里自由自在的快樂生活著。我是魔魂大白鯊一族的公主。我們的族群,在極北之地也是最強大的幾個之一。只有邪魔虎鯨一族能夠和我們抗衡,那也是我們的宿敵。但我們魔魂大白鯊也很強大,和它們不相上下。”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個男人。他說他是來經歷考核的,想要找邪魔虎鯨的麻煩,于是,我就給他帶了路,帶著他找到了邪魔虎鯨。他真的很強大,僅僅憑借一個人的力量就擊潰了邪魔虎鯨。那可是我們的天敵啊!沒有了這些天敵,我的族人們就能更加快樂的繁衍生息。”

    “我本以為,那會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日子,但誰知道,卻也成為了我最痛苦的日子。當我回到族群的時候,我發現,我的族人全都死了,爸爸、媽媽也都死了。我們一族,就剩下我一個。”

    藍軒宇吃了一驚,“兇獸是那個男人?”

    “不,不是的。是深海魔鯨王。修煉高達百萬年,整個大海之中最恐怖的存在。可是,在傳說中,深海魔鯨王早就已經死了。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又出現了一只甚至可以說是更加強大的深海魔鯨王,它覆滅了我的族群,殺死了我的爸爸、媽媽。那時候,我只覺得所有的一切都變得冰冷了。那時候,我才意識到,原來沒有了家是如此的痛苦。”

    “后來,我又看到了那個男人。那個男人在和深海魔鯨王幻化的人類模樣戰斗。最終,那個幫我們清掃了邪魔虎鯨一族的男人,也擊殺了深海魔鯨王,幫我的爸爸、媽媽報了仇。”

    “但不知道為什么,好像發生了什么重要的大事。天地色變,我就昏迷了過去。等我再蘇醒過來的時候了,似乎一切都結束了。似乎經歷了一場戰爭。而那場戰爭究竟是怎樣結束的我并不知道。我漸漸回憶起爸爸、媽媽的死去,族人的滅絕,悲痛交加之下,再次陷入了昏迷。”

    “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似乎已經過了很久、很久。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的在冰海中游蕩。卻根本不知道該做什么。那時候,真的好痛苦、好痛苦。于是,我開始閉關修煉,我要變得強大起來。爸爸、媽媽曾經對我說過,如果能夠修煉到十萬年境界,就可以變成人形了。我想變成人,因為人類看上去是那么的強大,我要去找當初那個殺死了深海魔鯨王的男人,要去找他報恩。”

    “終于,我用了很長時間,達到了十萬年境界,我終于可以變成人形了。但在蛻變的過程中,或許是曾經的記憶太過痛苦,以至于我遺忘了很多東西。我被當做孤兒救走,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分配到了天斗星。再之后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藍軒宇低頭看著她,他也沒想到,白秀秀竟然有著曾經如此悲痛的經歷,難怪她以前經常會有情緒變化的時候,尤其是剛剛認識她的時候。

    “那你找到你的恩人了嗎?你修練了那么多年,他恐怕早就已經……”藍軒宇說道。

    “不,他還活著。我也找到他了。”白秀秀輕聲說道。

    藍軒宇身體一震,“你找到他了?他在哪里?”

    白秀秀突然低笑一聲,“或許,就是因為那份恩情吧,冥冥之中,給了我一個報恩的機會。我沒辦法報恩在他身上,卻要報恩在他兒子身上了。而且,我心甘情愿。傻瓜,你想想,深海魔鯨王上一次的傳說是在什么時候。你怎么突然變得笨了呢?”

    藍軒宇大腦仿佛被一道電光瞬間劈開,驟然間,他恍然大悟,突然明白了過來,失聲道:“你是說,你的恩人是……,樂叔叔?”

    是啊!在歷史記載中,萬年前,金龍月語唐舞麟,正是帶著人類大軍和圣靈教以及深淵位面對抗。而圣靈教教主,不就是深海魔鯨王的化身嗎?也就是白秀秀口中的仇人。

    藍軒宇呆呆的看著懷中的人兒,這么說來,秀秀也是經歷過當初那場大戰的,只不過,她沒有真正參與到其中。

    白秀秀道:“魔后前輩說得對,我真的應該滿足了。對我來說,現在的一切都已經極為完美。能夠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好開心,我喜歡你,而且你還是我恩人的兒子。這和那些小說中寫的都不一樣。小說里的人物可要比我凄慘多了。他們大多數都是喜歡上了仇人的兒子呢。軒宇,我真的很開心,你知道嗎?”

    藍軒宇咳嗽一聲,為她擦掉眼角不知道什么時候溢出的淚水,“開心的時候不要哭哦。來,讓你恩人的兒子親親,這是你報恩的一部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黑龙江11选5遗漏统计 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 快3彩票app下载668 买股票怎么赚钱 北京11选五怎么玩 福彩3D软件 融资炒股是什么意思 加拿大28最快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 贵州快3怎么玩 极速时时彩一天多少期 贵州快3号码推荐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股票行情格力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