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墨恐龍騎士羅鑭
    雖然決定留下冒險,但他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伴隨著修為的提升,他們的生存能力也大幅度的增強了。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并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白秀秀點了點頭,“就按你說的吧。咱們做好充分準備,然后就是聽天由命。”

    藍軒宇道:“咱們先練練兩個人一起進入翠魔戰艦。機會可能只有一瞬間。”

    “好。”

    等待有的時候才是最煎熬的,對于藍軒宇和白秀秀來說也是如此。但也幸好他們是兩個人,如果只是單獨一個人的話,這種感覺會更加痛苦。

    兩人深居簡出,基本上所有所有時間全都留在住處修煉。濃厚的生命能量對他們的提升還是非常有幫助的。

    藍軒宇一邊回憶著龍力在吸收過程中的變化,一邊將他在龍力廳之中記憶的魔紋畫下來。

    龍力廳的魔紋非常復雜,只是那一次記憶,他只是記住了很少的一部分。還需要更多次的去仔細觀察,才能全部記憶清楚。

    通過重新繪制魔紋,他發現,這魔紋的作用原理雖然還不完全明白,但和魂導法陣也有異曲同工之妙。而那枚在龍力廳頂部的巨大晶石反而是問題了。現在還搞不清那晶石的作用是什么。毫無疑問,那么大一塊晶石,本身應該就是至寶了。很可能會有過濾能量的作用。或者是凝聚、吸收能量的效果。

    想要找到這么一塊魔石,對他們來說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把注意力轉移到對龍力廳法陣的研究上,他們的心情才平復了幾分。

    時間比預想中等待的更長了一些,整整三天后。皇元朗才打來通訊,請他們去城主府。

    藍軒宇和白秀秀仔細的收拾之后,又相互檢查了對方的氣息,確認沒有任何遺漏的地方,兩人這才出了住處,直奔城主府而去。這次他們沒有飛行,而是步行過去。

    在沒必要的情況下,藍軒宇要盡可能少將自己的狀態暴露在對方面前。那位墨恐龍騎士可是頂尖強者,任何一處細節的失誤,都有可能被對方發現端倪。

    當他們來到城主府的時候,皇元朗已經在大門處等待了,看到二人,忍不住有些抱怨道:“你們怎么沒飛過來?我在這里可是等了很久了。”

    白秀秀道:“是墨恐龍騎士大人來了吧。我們怕飛過來對他不尊敬。”

    皇元朗微微一笑,道:“不會的,羅鑭大人非常隨和。對于后輩更是很愛提攜。快跟我來吧。”

    一邊說著,他轉身向內走去。

    藍軒宇和白秀秀對視一眼,跟在他身后。無疑,皇元朗的話已經證明了,確實是那位墨恐龍騎士來了。

    三人一起走進城主府主客廳。主客廳內,坐著兩人。皇道奇坐在次位上,主位處卻讓給了另外一人。

    此人看上去比畫卷中還要年輕一些,畫卷上的他,面龐只是在面甲之下露出一點,并不明顯,而且身穿甲胄,又騎乘在巨龍背上,顯得兇威赫赫。

    而眼前這位,看上去卻不過是一位三十歲左右的中年人,身材修長、挺拔,相貌英俊。但眼神卻異常深邃,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他的實際年齡有多大。

    一雙墨綠色的眼瞳非常有特點,瞳孔偶爾會略微豎起,顯現著他龍族的身份。但從他身上,藍軒宇和白秀秀卻都感受不到半分的能量波動。就像是普通人似的。

    在他面前,皇道奇顯得非常恭敬,坐在那里,連腰背都是挺直的。

    “羅鑭大人,秀秀和藍到了。”皇元朗恭敬的向那中年人行禮。毫無疑問,這位就是墨恐龍騎士羅鑭了。

    羅鑭目光平和的看向藍軒宇和白秀秀,剎那間,兩人都有種全身被看的通透的感覺。體內血脈瞬間變得躁動起來。

    藍軒宇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血脈漩渦中,銀龍王血脈在他的全力壓制下處于靜默狀態,金龍王血脈釋放到最大程度,包覆在外。七彩色的龍神血脈作為中央的阻隔,擋在兩種血脈之間,金龍王血脈在外,銀龍王血脈在內。就像是三圈環形一般。

    尋寶獸告訴藍軒宇,哪怕是超神級強者,只是憑借神識探察,也不可能刺入到金龍王血脈內部來。

    低沉的龍吟聲,幾乎是同時從兩人身上散發出來。兩人的眼眸也都在瞬間變成了豎瞳。藍軒宇身上的龍吟驟然變得嘹亮起來,金色鱗片從體內浮現而出,遍布全身。一股強勢無比的兇厲氣息從他體內噴薄而出。

    站在他身邊不遠處的皇元朗都被驚的跌退幾步,明顯感覺到自身血脈似乎是受到了影響。

    “咦。有意思。”羅鑭的目光落在藍軒宇身上,眼底光芒突然變得明亮起來。下一瞬,他突然抬起手,向藍軒宇作出一個虛抓的動作。

    頓時,藍軒宇感覺到身邊的空氣驟然凝滯起來,恐怖的力量似乎從四面八方向自己壓縮而來。

    在他身邊的白秀秀已經緊張的隨之都準備激發龍之怒了。因為他們都不清楚,這是試探,還是這位墨恐龍騎士已經發現了什么。

    藍軒宇眼中金光綻放,右手抬起,瞬間抓出,金龍爪驟然放大,一道道漆黑的裂痕在虛空中出現,發出刺耳的撕裂聲。那禁錮向他的力量頓時被撕開一道道裂縫。頓時,整個客廳內的氣流驟然變得劇烈起來。

    羅鑭大手一揮,所有的一切都重新歸于平靜,被藍軒宇抓出的空間裂痕也在剎那間彌合起來。

    他看著藍軒宇,有些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錯,沒讓我白跑一趟。道奇啊,你可是發現了個寶啊!這孩子的血脈之力之強盛,乃是我生平僅見。其中蘊含著的雖然只是力量,但卻是力量的極致,更帶著一種無所畏懼的兇厲氣息。很有潛能。”

    藍軒宇身上金色鱗片褪去,眼中流露出驚疑不定之色。他知道,剛剛的攻擊是試探,否則就不會這么輕易結束了,這位墨恐龍騎士雖然只是很簡單的出手,但釋放出的威能卻依舊令他心頭震撼。因為他依舊感覺不到對方究竟是什么級別的存在。

    就在剛剛他出手的那一瞬,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對方的神識從自己身上整體掃描了一遍。

    自己的金龍王血脈對于他所見過的龍類魂獸以及龍類武魂擁有者所產生的壓制,在這位身上根本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對方就像是一個無底深淵一般,根本探察不出真正實力。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突破了六環之后,藍軒宇對自己的信心增強了許多。但面對眼前這位,他卻能明顯感覺到對方的恐怖。遠遠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而這位在龍騎士之中,只是排名第七,而且還是在沒有使用座龍的情況下就讓自己有這樣的感覺了。

    皇道奇此時微笑道:“看來,您判斷的沒錯。沒想到,藍的血脈更加純正。”

    羅鑭點了點頭,“非常純凈的龍族血脈,她已經不只是上位龍族那么簡單了。從她身上,我已經感受不到任何屬于原本種族的氣息,只有最為純粹的龍族氣息。這樣的情況極為罕見。我只在兄長身上見到過。沒想到還能見到第二位。很不錯。未來,或許會有她一席之地。另外一個小姑娘也很好,雙屬性。冰與暗結合的非常好。但潛能還需要進一步開發之后,才能看的清楚。”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p62开奖结果黑龙江今天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陕西11选五最高遗漏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遗漏 赚钱的游戏下载 权重蓝筹股有哪些股 安徽福彩快3开奖结果 今期四不像生肖图 浙江6+1中奖规则及奖金 福彩排列七综合走势图 pk10助赢软件手机版 重庆幸运农场合法吗 11153期博彩老头 601318中国平 福彩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赚钱的游戏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