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嘗試失敗
    皇道奇雙眼微瞇,看著自己眼神急切的兒子,半晌之后,才幽幽嘆息,道:“不可勉強,順勢而為。如果真的有機緣,倒也不是壞事。但前提是,不要打擾到她們的修煉。墨恐龍騎士昨天還又詢問了我一下她們的修煉狀況。目前來看,是符合預期的。龍魂果對秀秀的作用很明顯,但對藍的作用就要差一些,近一步證明了藍的血脈之強大。”

    “那您要給我制造點機會啊!”皇元朗的眸光明顯變得明亮起來。

    皇道奇瞥了他一眼,斥道:“沒出息的東西。升龍賽,就由你來帶隊吧。”

    “是,謝謝父親。”皇元朗頓時歡天喜地的興奮道。

    “你自己也要參加升龍賽。這次咱們豐隆城就你們三個參加。但你想要讓藍看上你,你自己的表現如果太差,你應該知道會是什么情況。時間不多了,你最好在去之前好好努力、努力。如果你也能進決賽,我估計你的機會會大一些。”皇道奇沉聲道。

    “我明白。”皇元朗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父親,正好秀秀也出了龍力廳,那我現在就去龍力廳修煉。”

    “去吧。”

    目送著兒子興高采烈的走了,皇道奇不禁有些無奈的搖搖頭。其實他很能理解兒子看上那個藍。藍無論是品貌還是能力,都是上上之選。可以說在豐隆城無人能出其右。而且,藍看上去和秀秀也不一樣,相比來說,秀秀的感覺要單純一些,藍則是更加內斂。

    墨恐龍騎士那天如此稱贊于她,她都沒有過多的表現,情緒始終沒有流露什么。如果未來能夠成為豐隆城的主母,輔佐皇元朗,倒也不失為一件好事。尤其是她如果能成為龍騎士的話,就更加完美了。

    原本收秀秀為女兒,首先考慮到未來她能成就龍騎士的時候,可以和其他龍騎士和親,以換取更多對豐隆城的支持。那是因為皇道奇認為,秀秀的天賦雖好,但畢竟不是天龍族。就算成為龍騎士,實力也會被局限在一定范圍內,肯定是排名靠后的存在。

    可藍不一樣,連墨恐龍騎士都對她如此認可,更說了這種情況在龍騎士之中只有他的兄長是如此。墨恐龍騎士羅鑭的兄長,在天龍星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存在。可想而知,藍的天賦有多么強悍。未來如果她能進入龍騎士排名前十,那意義就完全不一樣了,其潛能甚至可以到更高的位置。到了那時候,豐隆城自然會水漲船高。所以,她要是能夠成為自己的兒媳婦,也是相當不錯的情況。

    夜幕降臨。豐隆城郊外。

    錢磊盤膝坐在地面上,在他身邊,正是藍軒宇和藍夢琴。此時他所在的地方,身前就是樹老所化的參天大樹。周圍的生命氣息似乎以樹老為中心,會聚在此地,令生命能量氣息變得無比濃郁。

    “開始吧。”藍軒宇向錢磊說道。

    站在旁邊的藍夢琴頓時有些緊張起來。

    白秀秀留守于住處,其他人各自去忙碌。藍夢琴和藍軒宇跟隨前來。藍軒宇負責指引,藍夢琴則負責隨時救援。

    具體情況他們已經向樹老說明了,樹老沒有給什么意見,他只是表示全力支持。

    “好。”錢磊點了下頭,深吸口氣,身上頓時金光繚繞。下一瞬,他坐在地上的身體已經開始膨脹起來。轉瞬間化為黃金比蒙身軀。

    此時他所化的黃金比蒙,身高已經超過了十二米,哪怕是坐在那里,也如同一座小山似的,極其雄壯。燦爛的金色毛發在夜晚也是熠熠生輝,強盛無匹的氣血波動令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灼熱了幾分。

    錢磊雙眸略微泛紅,看向藍軒宇。

    藍軒宇沉聲道:“守住心神。當我感覺到你心神不穩的時候,會出手。但還是要依靠你自己。否則的話,你永遠也無法真正掌控黃金比蒙的力量。”

    “是,老大。”黃金比蒙狀態下的錢磊甕聲甕氣的答應著。

    “開始!”

    錢磊深吸口氣,整個人的氣息開始隨之出現變化,他在黃金比蒙的狀態下,血脈之力和魂力是融合于一體的。從而爆發出最強悍的戰斗力。此時,在他的刻意控制下,血脈之力緩緩點燃。頓時,以他的身體為中心,金色光焰頓時浮現出來。黃金比蒙的氣息也在剎那宛如幾何倍數一般暴增。

    “凝神煉體。”藍軒宇低喝一聲。

    與此同時,一根根粗壯的根莖從地面鉆出,紛紛纏繞在錢磊身上,將濃郁的生命能量注入到他身體之中。

    錢磊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他勉強控制著那燃燒起來的血脈之力按照藍軒宇傳授的方法煉體。

    他身上散發出的金色光芒開始出現變化,這份變化非常明顯,忽明忽暗。能夠看到,他的右臂變得越來越明亮起來。煉體的首要目標,就是右臂。

    右臂膨脹,金色光焰光彩奪目。但錢磊臉上的表情卻開始變得越發猙獰起來,顯然是在忍受著劇烈的痛苦。

    片刻之后,藍軒宇臉色微變,猛然騰身而起,飛躍到錢磊頭頂上方,一掌拍落,落在他肩頭之上。

    “噗”的一聲輕響。金色光焰熄滅。被藍軒宇以自己的金龍王血脈強行壓迫下來。

    錢磊龐大的身軀猛的一顫,下一瞬,右臂就已經軟了下來,口中噴出一口金紅色的血液,整個人看上去都有些委頓。

    藍夢琴不敢怠慢,悅耳的琴音聲響起,大片的綠色光暈宛如奔騰河水一般向他體內涌去,滋補著他的身體。

    藍軒宇憑空落下,眉頭緊蹙,“不行。”

    是的,在剛才的修煉過程中出問題了。他一直用自己的精神力感受著錢磊的身體變化。他發現,在錢磊用血脈燃燒之力去嘗試煉體的時候,外部涌入的生命能量補充到他體內,補充的只是他燃燒的血脈。也就是說,可以讓他燃燒的時間更長。卻沒能補充到他被火焰煉制的右臂之中。右臂經脈一下就受到了重創。

    在那一瞬間,錢磊固然可以通過右臂爆發出遠超平時的攻擊力。可實際上卻并不能讓右臂由外而內的變得更強。

    怎么會這樣?

    幸好,錢磊的黃金比蒙之體極其堅韌,雖然受創,但沒有傷及根本。在藍夢琴的治療下,漸漸恢復正常。但當他變回人形的時候,臉色還是不禁有些蒼白。

    藍軒宇看向錢磊,“怎么樣?沒事吧?”

    錢磊苦笑道:“太疼了老大。那是撕心裂肺的疼痛。燃燒的好像不只是血脈之力,甚至連靈魂都燃燒了。樹老傳遞給我的生命力可以讓我本身保持活性,但燃燒帶來的痛苦,和焚燒右臂造成的創傷卻不能被彌補。和你說的龍力煉體感覺截然不同。”

    藍軒宇在進行龍力煉體的時候,是通過那龍魂果帶來的燃燒之力淬煉身體,身體會潛移默化的被滋養,雖然也很痛苦。但煉制的過程中,能明顯感覺到破壞與創造同時存在。有種破而后立的感覺。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幸运28官网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一 私募基金配资 今天山西快乐分走势图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 苹果pc蛋蛋 黑龙江6+1开奖结果2019.8.16 内蒙古快3跨度走势图 山东福利彩票app 甘肃11选5怎么玩 彩票高手论坛精选资料 四川福彩快乐十二开奖 四川快乐12中奖奖金 北京赛车pk拾开奖结果 上海快3走势图上海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