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拜見龍主
    “嚴程拜見龍主。”嚴程龐大的身軀完全匍匐在地,龍頭低下,伴隨著藍軒宇龍爪收回,它頭部的窗口也飛速愈合起來。就連它那雙原本棕黃色的眼眸,此時都多了一抹金色。全身明顯蘊含著爆發性的力量。

    “嗯。到一旁等候吧。”藍軒宇淡淡的說道。他內心再震撼,此時也不能表現出來。

    然后他轉向身邊的老者,道:“我這一場比賽應該算是結束了吧?”

    “當然。您請。可以離開,也可以觀戰。”老者看著藍軒宇的眼神更加的不一樣了。

    像這種認主之后立刻就提升位階的情況是十分罕見的。哪怕認主的對象是龍騎士,那也是要較長時間之后,伴隨著受到龍騎士影響日漸加深,這才能逐步的提升自身修為,血脈進化。

    可是,這位金龍公主的認主過程也太直給了,直接就完成了進化。怎能不讓在場的其他各個層次龍族感到深受刺激呢?

    很多下位龍族,尤其是自認為晉升中位龍族渺茫的那些,此時悔的腸子都青了。

    三個名額,只有三個名額啊!這就已經被嚴程搶走了一個。另外兩個名額,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用。

    不只是下位龍族,就連中位龍族看著藍軒宇的眼神也很熱切啊!如果他們能夠晉升的話,那可就是上位龍族了。而且,從這位升龍之首的情況來看。未來是有機會成為龍騎士的。龍騎士的座龍也是上位龍族。就算有主仆契約,但如果能夠成為龍騎士的座龍。那地位也是截然不同的,只需要向龍騎士一人效忠就可以了。

    一時間,整個升龍臺上,都有種群龍涌動的趨勢。他們看著藍軒宇的目光,簡直是熱切的不能再熱切了。

    走出比賽場地,這次皇元朗沒有急于登場,而是先讓白秀秀去,以免自己自取其辱。同時,他看著藍軒宇的眼神也變化了許多。剛才那一幕,對他的震撼同樣強烈啊!要知道,可從來沒有下位龍族愿意認他為主呢。

    “藍,你……”皇元朗突然覺得自己有些詞窮了,面對藍軒宇,甚至有種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的感覺。

    是金子總會發光的,這句話用在藍軒宇身上再合適不過。來到升龍大賽之前還不明顯。最多就是得到了墨恐龍騎士的認可。可來到升龍大賽之后,這可不再是得到單獨一位的認可,而是在所有龍族,尤其是年輕龍族們面前,被大家所認可啊!

    剛剛這一幕,就足以讓所有下位龍族和中位龍族對藍的認可達到一個極致。金龍公主這個稱號不知道是從何而來。但無疑已經在剛剛認主的過程中深入人心。這是要何等強大的血脈之力,才能完成讓下位龍族直接晉升啊?

    皇元朗現在才明白,為什么墨恐龍騎士在第一次見到藍軒宇的時候,就已經認為她有成為龍騎士的資質。應該就是因為她血脈中所散發的氣息。

    “加油。”藍軒宇向他點了點頭,目光就已經看向走入場內的白秀秀了。

    棕金色巨龍嚴程,此時就在藍軒宇旁邊不遠處匍匐在地。看著藍軒宇的眼神之中滿是恭敬與興奮之色。

    他賭贏了,從今天開始,他就是中位龍族。從今天開始,他就是金龍公主的仆從。

    他哪里知道,其實藍軒宇很不待見他,金龍公主什么鬼……

    剛剛白秀秀從他身邊經過的時候,都差點笑出聲來吧,面部表情都有點要控制不住了。這不知道要被她笑多久了。

    白秀秀同樣走入中央場地之中,此時此刻,群龍還沒有從先前的震撼中恢復過來。白秀秀已經主動道:“我可不要仆從。”

    一句話,就打消了某些下位龍族的蠢蠢欲動。

    她的對手也已經出現,事實上,看到三位上位龍族來到升龍臺的時候,他們的對手就已經準備好登場了。

    無疑,抽到上位龍族,對它們來說,運氣實在是太不好了。

    老者一揮手,白秀秀的對手入場。

    那是一頭身長只有十幾米的下位龍族,在所有參賽的龍族之中,它絕對屬于體型最小的幾個之一。

    全身覆蓋著銀灰色的鱗片,腹下沒有鱗片。身材纖細而修長。如果以體重來衡量的話,它可能連嚴程體重的十分之一都沒有。這是體積上的巨大差距。而且,它也不完全像龍族。上身幾乎是緊貼在地面上,腹下有四肢,支撐著身體,背后一雙龍翼展開。更像是會飛的蜥蜴一般。

    蜥蜴龍。這是下位龍族之中比較常見的。在龍變時期,很多受到龍氣沾染的種族都死亡了。蜥蜴龍的龍變卻是相對來說成功率較高的。但因為蜥蜴本身不夠強大,所以,蜥蜴龍大多數都是下位龍族。只不過屬性有所不同而已。

    白秀秀雙眼微瞇,看著面前的對手卻沒有因為對方的體型有絲毫大意,能夠升龍成功,就已經意味著實力了。只有下位龍族之中的佼佼者,才能登上升龍臺。

    蜥蜴龍背后雙翼張開,眸光森冷的看著白秀秀。

    “開始。”龍族老者一揮手,宣布了這場比賽的開始。

    空氣中,風元素突然變得劇烈波動起來。濃烈的風,幾乎一瞬間就遍布全場。風屬性蜥蜴龍。

    它雙翼猛然拍動,身體隨之攀升而起。周圍的空氣,頓時凝聚出一道道風刃,瘋狂的向中央的白秀秀絞殺而去。

    那一道道風刃光影,帶著刺耳的厲嘯聲,不但極為鋒銳,而且操控的非常精妙,它自己的身體卻是展翼高飛。

    神龍甲瞬間附體,當白秀秀穿上她那神龍甲的時候,暗藍色的光暈自然而然的向外擴張開來。整個升龍臺上的光芒似乎都隨之暗淡了幾分。

    沒有變成龍形,背后卻浮現出了深淵冰魔龍所化的光影,深淵冰魔龍的身體虛幻,但一雙眼眸卻是瞬間凝實起來。

    正在飛向白秀秀的風刃頓時紛紛凝滯,空氣中的溫度急劇下降。

    深藍凝視!

    半空中的風屬性蜥蜴龍全身一僵,頓時向地面墜落下來。但它也不是易于之輩。身體只是下墜了三分之一距離,就已經恢復過來。雙翼拍動,再次懸停。周圍的風元素也重新凝聚起來。

    但有了先前的控制,白秀秀動了。她已是騰身而起,以人形身體,背后雙翼展開。周圍的一切都變得森冷無比,黑暗綻放,吞噬光明。

    龍槍躍入掌中,身形閃爍之間,直奔那風屬性蜥蜴龍而去。

    一道道比先前更加強大的風刃凝聚在風屬性蜥蜴龍周圍,飛速的向騰空而起的白秀秀攢射而下。

    白秀秀背后,冰霧涌動,正是第二魂技,冰潮。

    冰**涌,改變著她前行的方向,提升著她飛行的速度。嬌軀就那么精準無比的在風刃之間穿梭。

    神龍甲表面,藍黑色光芒只是維持在一尺左右的范圍內。她的飛行,其實并不能完全避開那些風刃。但是,所有接近她的風刃,卻全都在那藍黑色的光暈之中融化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查询双色球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经彩网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7码应该怎么玩 炒股软件排名 建行股票行情 群pk10赛车精准计划群微信群pk10精准群 快三是全国统一开奖吗 历史股票走势图 佳永股票配资 云南十一选五爱彩乐 12bet娱乐城百家乐 体彩浙江6+1开奖规则 甘肃快3走走势图电脑 重庆幸运农场彩开奖结果 散户做期货死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