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57 要做的事
    這么一說,崔呈秀心里再次一震。也再多明白了一些。

    他在心里默默地琢磨著羅飛羽的這番話,真正體會到羅飛羽與魏忠賢之間的不同。

    魏忠賢的判斷原則很簡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一切都是以個人的好惡為準繩。而羅飛羽則是以辦事為準,以能力為依據。

    同樣是權臣,但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兩個人的所作所為,就完全不同了。

    崔呈秀沉思片刻,回應道:“大人的這個意思,在下明白了。”

    “你真明白了?”羅飛羽反問道。

    崔呈秀再次一愣,微微低下頭,低聲答道:“這個……在下……其實不是很明白。”

    “這就對了!”羅飛羽答道,“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可以多問幾句,這沒什么大不了的。”

    “是!”崔呈秀老老實實地答道。

    “其實不難理解。”羅飛羽解釋道,“這要做的第一件事,也就是用人。你可以去和吏部尚書周應秋好好商議商議,屬于我們的人,也不是那些只管溜須拍馬就行,而是要能真正辦事的,真正能把事辦好的能干人。”

    “是不是東林黨人,是不是與我們意見相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干事!”

    “當然了,那些不問黑白是非,逢我們必反的人,那就得多留個心眼,實在要用,也先放到閑職上去用一用,比如說翰林院啊,讓他們去當個清流,孤芳自賞好了。”

    崔呈秀這下是真的明白了,長吁一口氣,答道:“是,在下這次明白了。”

    羅飛羽點點頭,說道:“好,明白了就好。第二件事,就是關于遼東的。你推舉的人才名單中,孫承宗戰績功勛用人和策略都相當不錯,他為何會辭官還鄉?”

    崔呈秀老臉一紅,答道:“此事與在下也有些關聯。大人是要聽聽詳情嗎?”

    羅飛羽沉吟道:“不局限于這件事,你把所知道孫承宗的所有事,都細細講一遍。”

    “是!”崔呈秀答道,“孫承宗,字稚繩,號愷陽,北直隸保定高陽人士,萬歷三十二年進士第二……”

    崔呈秀看來很是下來一番工夫,其實當時他按照羅飛羽的要求,寫了那份名單之后,羅飛羽只是問了一句,問的就是孫承宗和袁崇煥兩個人的名字,以及現在的近況。

    就這么一句,崔呈秀就記在心里,回去后很是下了一番工夫,深入了解孫承宗和袁崇煥的詳細情況,以備羅飛羽問詢。

    沒想到這么快,就派上了用場。

    這么一講,就是小半個時辰,崔呈秀從孫承宗的祖宗三代開始講起,一直到他因為拒絕魏忠賢的拉攏,被他們這幫人抓住機會,不停上表參他,這才逼得他憤而辭官還鄉。

    羅飛羽嘿嘿一笑,問道:“這都是魏忠賢的意思吧。”

    崔呈秀老臉一紅,沒有吭聲。

    其實很顯然,這既是魏忠賢的意思,也是崔呈秀等人揣摩上意,才這么群起而攻之。

    羅飛羽沒有再繼續,而是問道:“算算時間,孫承宗是不是也該快到了?”

    在天啟帝駕崩那天,羅飛羽就讓崔呈秀派人去請孫承宗進京。算算時間,這么幾天的時間過去了,孫承宗也的確是該到了。

    崔呈秀答道:“大人明鑒!打前站的人今天已經回報,孫將軍明天午時時分即可入城。”

    羅飛羽很是有些震驚。怪不得崔呈秀能夠成為魏忠賢手底下最為得力的權謀之士,這還真不是因為他只會拍須溜馬,而是崔呈秀真的很能干。至少在孫承宗這件事上,崔呈秀所做的,就屢次超出了羅飛羽對他的期待。

    他點點頭,贊道:“很好!看來我沒有看走眼,你果真還是能干事的!”

    崔呈秀得到羅飛羽的認可,欠身謙虛答道:“大人繆贊了!”

    “你能騎馬吧。”羅飛羽問道。

    崔呈秀點點頭。

    “那好,”羅飛羽說道,“明天你隨我一起,去城外迎接孫承宗。記得姿態放謙卑點,態度誠懇點,向他認個不是。”

    “是!呈秀謹遵大人吩咐!”

    “看來你還沒理解孫承宗對我們的重要性,”羅飛羽很有耐心地說道,“遼東戰局,已是日漸糜爛,在不可收拾之前,我得找個將帥之才去穩定住遼東戰局。這個人非孫承宗莫屬!你明白了沒有!”

    “是!呈秀明白!”崔呈秀面色一凝,答道,“只是呈秀擔心,孫將軍不會依附,他這個人,不黨不爭,剛正不阿,軟硬不吃。”

    羅飛羽點點頭,答道:“嗯,我自有辦法。魏忠賢拉攏不了孫承宗,不代表我拉攏不了。況且我也不是要把他拉攏到我們這里來,而是以國士待之,把遼東托付給他!”

    崔呈秀面色一變,急忙說道:“大人,這樣……是否太過冒險?”

    羅飛羽搖搖頭,說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穩定遼東戰局,就是我要做的第二件事,關鍵就是孫承宗,以及由他去培養一批能戰善戰的將領出來,比如那個袁崇煥,也是孫承宗手下的得力干將,對吧。”

    崔呈秀點點頭,心里卻著實有些震撼。

    他從羅飛羽身上,看到的是強大的自信,掌控一切的自信。這點特質,在魏忠賢身上的他都從未見到過。

    在崔呈秀凝神沉思時,羅飛羽接著說道:“第三件事情,才是擁立新帝的事。我知道你們很擔心,為什么我不贊成立即就擁立新帝,而是提議宗人府與內閣一起,召各地藩王帶著子孫入京,既是為天啟帝大葬,也是考察挑選賢能。難道你們以為,這個事情就是如此簡單嗎?當然不是!”

    崔呈秀愕然抬頭。

    羅飛羽從紅檀木書案后站起身來,在偌大的書房里踱步。崔呈秀靜靜地看著他,等著羅飛羽再度開口。

    “這些想法,我暫時只告訴你一個人。”羅飛羽倏然轉身,看著崔呈秀,很嚴肅地說道,“你可以先好好琢磨琢磨,這些事情要做,該當從哪些方面入手,又會有那些阻礙和困難。”

    “是!”崔呈秀站起身來,答道,“大人請明示。”

    羅飛羽點點頭,說道:“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為何自太祖、成祖以來,歷十五帝,總是會有魏忠賢這樣的宦官亂政?根源何在?”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股票交易软件都有哪些 股票行情601299 亿鑫配资 南方双彩安装 双彩开奖走势图今晚 河南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开奖时间几点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在 云南11选五投注技巧 重庆时时彩分析软件安卓版 股票涨停可以卖吗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合法彩票app有哪些 东方6 1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