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59 出迎
    第二天一早,一隊人馬浩浩蕩蕩,出正陽門,順著正陽門大街,直接從永定門出城。

    領頭的正是羅飛羽,他一身便服,但是陪同他的錦衣衛南鎮撫司鎮撫使陸文昭,以及手下的錦衣衛總旗校尉,則都是身穿錦衣衛甲衣。

    兵部尚書崔呈秀騎著一匹栗色駿馬,也是一身勁裝便服,看起來倒不像是個士大夫。

    除此之外,丁白纓以及她的那兩個徒弟,丁泰和丁翀,也都應羅飛羽的要求,一同隨行。

    信王朱由檢自縊身亡之后,丁白纓雖然十分的不可理解,也一度對羅飛羽極為憤恨,可是在師兄陸文昭的勸慰下,她還是接受了這個現實。

    羅飛羽也是通過陸文昭,輾轉從丁白纓那里,才搞清楚那天夜里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在羅飛羽開始行動之前,信王朱由檢還是很有接納羅飛羽的意思。可是在羅飛羽一把火燒了錦衣衛案牘庫之后,信王朱由檢在得到丁白纓的稟報時,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氣,可是轉瞬間,又有了新的擔心,擔心羅飛羽偷偷拿到寶船監造紀要。

    所以他命令丁白纓率人去證實一下,如果羅飛羽拿到了寶船監造紀要,就說明羅飛羽別有用心。如果羅飛羽很坦蕩,那么就通過了考驗,可以接納。

    結果,當然就“證實”信王朱由檢的擔心。羅飛羽竟然拿寶船監造紀要來要挾丁白纓。

    當羅飛羽聽陸文昭說起這事時,不由得相對無語。就連陸文昭也是覺得,這樣的主子,實在是沒法為之賣命。

    用人多疑,急功近利,雖然十分勤勉,卻彌補不了這個重大的缺陷導致的嚴重后果。

    好在如今信王朱由檢已經自縊身亡,大權已經掌握在羅飛羽的手中,陸文昭也在錦衣衛內連升三級,讓他又看到盼頭。

    這一路上,都是寬敞的驛道,一行人所到之處,無論是過往的馬車行人,都是紛紛避讓,唯恐擋了這群錦衣衛大人的道。

    京師內外,誰不知道錦衣衛那位新上任的指揮使羅大人的赫赫威名,更有諸多離奇的傳說,說這位羅大人是天上武曲星下凡,天生神力,單人匹馬入宮,在百萬軍中取魏忠賢的首級,如探囊取物。

    就是因為這件事,也是因為“指揮使羅飛羽率錦衣衛誅殺魏忠賢”這句話,錦衣衛在民眾眼中的形象,一下子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變得可親可敬起來。

    午時時分,一行人已經迎出50里外的驛站。這里是進京的最后一站,除了驛站之外,這里還有客棧酒樓,形成為一處繁華的小鎮。

    一行人一到,一眾錦衣衛就四處散開,打聽孫承宗的行止。

    “大人,這里的春風樓,蘇式菜肴堪稱一絕,正適合歇歇腳。”崔呈秀建議道。

    蘇式菜肴,就是以蘇、杭二州為中心的美食佳肴。蘇杭一帶,已經是大明帝國的經濟中心,商貿發達,交通便利,也是文人雅士聚集的風花雪月場所。

    羅飛羽欣然同意,一行人策馬來到春風樓,門口的小二一看這架勢,都有些躊躇不敢上前。

    “小二!給這幾位大爺安排上好雅座!”丁白纓主動招呼道。

    小二面露難色,顯然是畏懼陸文昭的這身錦衣衛甲衣,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

    羅飛羽微微擺手,說道:“沒有雅座,大堂的座位也行,小二,帶路。”

    店小二如釋重負,忙不迭地帶著眾人上二樓,等到羅飛羽落座,回頭一看,丁白纓以及帶著她的那兩個徒弟,在另外的空桌上就坐。

    “大人,她們……這樣……”陸文昭低聲解釋道。

    羅飛羽答道:“無妨,她們自便就是。”

    這一桌,也就羅飛羽和左右兩邊的陸文昭和崔呈秀,碩大的圓桌,還空著一大半。

    二樓大堂里,已經坐得七七八八,空桌甚少。本來人聲鼎沸,此刻見到陸文昭身穿錦衣衛甲衣,鄰座的客人紛紛閉嘴!不敢多言。

    魏忠賢雖然已經身死,可是錦衣衛和東廠的威名,可是家喻戶曉的。沒有人敢在錦衣衛大老爺面前,還能高談闊論的。這要是說漏了嘴,立刻就是家破人亡的大禍事。

    頃刻之間,整個二樓大堂,一下子就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在默不作聲地悶頭吃飯,可是眼角余光,卻不斷地往這邊瞄。

    眼尖的人已經認出來,陸文昭身上的錦衣衛甲衣,品秩可不低,甚至于有人認出來,這是鎮撫使的甲衣!這些人顯然搞不懂,居中而坐的這個年輕人,到底是個什么身份,為何會是這位錦衣衛鎮撫使作陪。

    羅飛羽顧盼自然,時不時與崔呈秀和陸文昭低聲說上兩句。一應點菜張羅諸事,都是崔呈秀在張羅。

    過不多時,精美菜肴如流水一般,端了上來。

    羅飛羽三人還沒開始動筷子,二樓樓梯口處,就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錦衣衛小旗一路小跑著,跑了上來,到羅飛羽身邊,低聲稟道:“大人,孫將軍一行到了!”

    話音未落,樓梯口就再次傳來一群人的腳步聲,有人在說了一句“孫將軍請!”,回應的卻是一聲冷冷的一哼。

    羅飛羽微微一笑,出發之前,他就特別讓陸文昭叮囑下去,見到孫承宗時,一定要態度謙恭點。現在看來,孫承宗對錦衣衛的印象可就很一般了。

    算算時間點,孫承宗一行也多半就是這個時間點趕到這里。崔呈秀點了滿滿一大八仙桌子的菜肴,也是有預計到這一點的考慮。

    一行人走了上來,領頭的,是個老者,精神抖擻,身材瘦削,相貌奇偉,頜下留著三縷胡須,張開來,如同戟一樣,與他那張國字型的臉,以及帶著一些弧度的下巴,堪稱絕配。

    他一登上二樓,雙眼一掃,就落在陸文昭的身上,面色一沉,而后目光一轉,轉到羅飛羽身上,雙眼微微一縮,緊接著,他看到羅飛羽身邊的崔呈秀,面色一冷,很是不屑地冷哼一聲。

    一個照面之間,孫承宗對神態臉色就變了好幾次,喜怒形于色,這是個耿直人,沒有太多的城府和溝溝彎彎。

    怪不得他會嚴詞拒絕魏忠賢的拉攏,在遭到魏忠賢黨羽爪牙的圍攻時,他直接辭官還鄉,撂挑子不干了。

    羅飛羽哈哈一笑,拱手上前來迎道:“孫將軍!這次可把你給盼到了!”

    羅飛羽如此熱情,孫承宗微微皺眉,回禮問道:“在下孫承宗,閣下是……”

    一旁的陸文昭答道:“孫將軍,這位就是錦衣衛都指揮使羅飛羽大人!”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山西11选五开奖走势表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料 今天股票大盘指数 黑龙江十一选五设奖规则 博彩资讯 2012年股票推荐 短线股票推荐,公众号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号 股票指数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广西快3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app 茅台股票多少钱一股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手机版 淘股王 黑龙江6 1体彩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