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111 大勝
    第二天,遼東督師孫承宗在遵化城派人急報,后金駐守遵化城和三屯營的貝勒多爾袞棄城而逃,從洪山口退出長城。

    遼東督師孫承宗所率,全部是步兵,無法追擊。他在關寧錦打造的關寧鐵騎,此刻就由曹文詔率領,在通州一戰中,發揮了不可或缺的作用。

    曹文詔,滿桂,袁崇煥,在大營之中,力主趁熱打鐵,乘勝追擊,大舉興兵,從關寧錦和登萊兩路并進,一舉解決后金這個心腹大患。

    孫承宗還沒有趕過來,袁可立則在登萊候命,洪承疇在京師趕來的路上,大營里,還有楊嗣昌和盧象升,羅飛羽轉向他們兩個,問道:“你們兩個什么意見?”

    大家都已經習慣了太師羅飛羽的這種風格,故而在這樣的場合,也就敢大膽地說出自己的見解,哪怕最后并沒有得到采納,也沒什么關系。

    “太師!”盧象升踏前一步,答道,“屬下以為,此時不宜操之過急。一來遼東開始天寒地凍,不利于用兵。二來后金此戰兵敗,會導致其內各部相互攻訐,甚至可能會爆發內亂。一旦朝廷大軍壓境,反而會促使后金內各部放下攻訐,一致對外。”

    羅飛羽看向楊嗣昌,楊嗣昌上前一步說道:“盧帥所言甚是!屬下以為,此時不宜大舉興兵,還有個原因,不但大軍需要休養生息,朝廷也需要休養生息!此戰全滅后金皇太極大軍,論功行賞,傷亡將士的撫恤安置,都需要大量錢糧,可是現在……國庫已然見底,錢糧不足,貿然興兵,耗用必巨。而一旦攻下遼東,安撫鎮守,又將是耗費巨萬。如若不然,又會導致當地各種叛亂,局勢糜亂。”

    “此論甚是!”盧象升附和道,“攻之易,守之難,守好就更難。既如此,何不讓后金自己去內斗不已,朝廷和大軍則休養生息,時機一到,大軍并發,就更顯從容。”

    “可是現在皇太極兵敗,豈非正是絕佳時機?”袁崇煥說道。

    滿桂和曹文詔同時點頭附和。

    羅飛羽說道:“你們說的,各有各的道理。不過孫子兵法說,兵者,國之大事,故而需得先謀而后動,從長計議。各部在此清掃戰場,我們回京師,與內閣六部九卿共同商議,再做決斷。”

    通州一戰,可謂是十余年來,大明對后金最為酣暢淋漓的一場大勝。十余年前,薩爾滸一戰,大明十余萬大軍,基本全滅。如今風水輪流轉,后金十余萬精騎,全軍覆沒。消息傳來,當即是京師沸騰,舉國歡慶。

    而這一切,都是因為太師羅飛羽!

    一時間,太師羅飛羽的大名,隨著大勝后金大軍的捷報,而再次傳遍兩京十三省。

    上一次,是他斬殺魏忠賢,誅殺閹黨。

    兩次,都是不世之功!

    得勝之師繼續駐扎在通州,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太師羅飛羽則率各路大軍大將,返回京師。

    當今圣上親率朝臣,出城相迎。

    太子朱由崧坐在父皇朱常洵身邊,看著眼前迎候太師羅飛羽的朝臣,心里很不是滋味。

    父皇朱常洵還是福王時,他就是福王世子。朱常洵如愿登基,入繼大統,他也就順理成章的,被封為太子。

    可是父皇朱常洵的權力,被朝臣削弱得根本就不像是個皇帝,反而像是太師羅飛羽掌控下的朝臣的傀儡!

    他這個太子,就更是手上什么權力都沒有。

    這個樣子的皇帝,只是個徒有其表的空殼子而已,有什么稀罕的呢?

    太子朱由崧不由得深吸一口氣,心里很是憤憤不平。

    就在這時,他感受到父皇朱常洵扭頭看過來,忙低下頭,低眉順眼,掩飾內心的真實所想。

    這個問題,他已經不止一次與父皇朱常洵提起過。可是每一次,父皇朱常洵都訓斥他,讓他安分守己,不要胡思亂想。

    可是這怎么能算是胡思亂想呢?太子朱由崧心里就是如此忿忿不平。可是他的身邊,沒有什么人可用,只有太監可堪信任。

    在朱由崧如此想著自己的心事時,遠處煙塵升騰,有大隊精騎疾馳而來。

    那是太師羅飛羽的車架。

    不過太師羅飛羽不坐馬車,而是騎馬,一點太師的樣子都沒有。

    太子朱由崧怎么看,都覺得太師羅飛羽都不順眼。可是他也知道,他可沒什么實力,能夠跟太師羅飛羽相抗衡。

    他只能低眉順眼,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內心想法,掩飾在雙眼眼瞼之后,不讓他人察覺得到。

    太師羅飛羽在百來步外,翻身下馬,其他人緊隨其后,遼東督師孫承宗,登萊巡撫袁可立,薊鎮督師袁崇煥,大同總兵滿桂,宣府總兵王承蔭,協理京營戎政盧象升,以及北直隸總督洪承疇,遼東總兵曹文詔,陜西巡撫楊鶴之子楊嗣昌,個個步履軒昂,臉上帶著大勝之后的自信和笑意。

    這一戰,可謂是一雪前恥,重振大明國威。

    在大明朝臣的注目之下,太師羅飛羽來到朱常洵身前,以臣屬之禮拜見。

    朱常洵顯得更胖了些,由內侍攙扶著,伸手扶起羅飛羽,哈哈大笑著,說道:“太師……立下如此……不世之功……實乃……實乃……大明之幸啊!”

    羅飛羽答道:“陛下……過獎了。臣所想做的,就是保大明江山永固,太祖一脈,帝位代代相傳!”

    朱常洵再次哈哈大笑起來,讓內侍扶持著他,與羅飛羽并肩而行。

    這只是個儀式,羅飛羽這么答,也是在圣上朱常洵和朝臣面前,表明心跡而已。

    但是皇權得到限制,就是老朱家子孫坐在皇位上所必須要付出的代價。這樣安排,也就是比較原始的君主立憲制,等到朝野內外都習慣了,總歸會慢慢更進一步,把這個原始的君主立憲制給完善了。

    繁瑣的儀式之后,羅飛羽終于回到自己的書房,舒舒服服地伸了個懶腰。

    在他眼前,玉璽的圖像已經如同實質,下面的進度條,往前拱了一大截,已經達到70%的位置。

    看這個樣子,后金未滅,這個進度條不會達到100%的程度。但是羅飛羽比較贊同楊嗣昌和盧象升的意見,此時乘熱打鐵出兵遼東,并不是個好時機。所幸的是,孫承宗也更傾向于這個意見,按兵不動,讓后金各部相互之間攻訐,這樣大明就可以從中挑撥安撫,進一步削弱后金各部的力量。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解決賦稅的問題。為此,羅飛羽已經下定決心,要去一趟江南,把這個事情給辦妥。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意大利pk10 吉林11选五一定走势图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大河网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 证券代码和股票代码的区别 双色球走势图 江苏11选5网上购买 银行理财产品可靠吗 山东11选五夺金走势图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十点配资 今天晚上排列三怪字图 湖北11选五爱乐彩 炒股看行情 新福建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快乐十分真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