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116 秦淮八艷
    四人隨著侍女,上到影樓二樓。

    站在那里等著的,是個身穿儒裝的俏佳人。猛一看,還以為就是個長相俊俏的儒生。

    她對著眾人拱手行禮,說道:“小生有禮了!”

    陳圓圓掩嘴撲哧輕笑,上前挽住她的胳膊,說道:“柳姐姐可真是巾幗不讓須眉呢!”

    這位儒生打扮的,自然就是柳如是。

    她的妝扮,行為舉止,都是儒雅的士子。如果不是面紅齒白長相太過俊俏,那就真的是男子了。

    如此別樹一幟,讓羅飛羽眼前一亮。

    他在打量著柳如是,柳如是也在打量著他,一點也不害羞。

    “聽圓圓說,你這是待嫁之身,所以才閉門謝客的。”羅飛羽說道,“到底是哪個幸運兒,能入得了你的眼緣?”

    柳如是到底還是個妙齡女子,這下子就不由得面帶嫣紅,羞澀低頭。

    羅飛羽哈哈一笑,從懷里掏出一張銀票,遞了過去,說道:“相見即是有緣,一點小小心意,也算是給柳姑娘置辦一件嫁妝。”

    旁邊的劉景誠和丁修可是眼皮子一跳。一點小小的心意,就是一張一萬兩銀子的銀票!

    柳如是愕然抬頭,禮道:“羅老爺使不得!奴家……”

    “收下吧!”羅飛羽說道,“我的一點心意罷了。”

    柳如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微微轉頭,看向劉景誠。劉景誠心里暗嘆一口氣,說道:“柳姑娘收下吧!羅老爺的一番好意,可是天下人求之不得的。”

    這可就是十分明顯的暗示了。

    柳如是秀眉微蹙,雙手接過銀票,行禮道謝。

    羅飛羽接著說道:“我在畫舫上,意欲邀請秦淮八樓的主人共飲,夜游秦淮河。柳姑娘已是待嫁之身,這個邀請有些不合時宜,不知柳姑娘……”

    “姑娘,錢老爺……也快到了!”在柳如是沉吟之時,侍女很聰明地低聲說道。

    這句話,其實就是說給羅飛羽聽的。

    羅飛羽一愣,問道:“錢老爺?”

    劉景誠笑答道:“此錢老爺非彼錢老爺。柳姑娘要嫁的,是蘇州府的錢家,名謙益,字受之,號牧齋,乃是當世大儒,萬歷三十八年一甲進士。”

    “錢謙益,這個名字很耳熟。”羅飛羽說道,“這也無妨,錢老爺到了,讓他來畫舫上,一同夜游秦淮河就是了。”

    柳如是冰雪聰明,已經隱隱猜到羅飛羽的身份。雖然聽羅飛羽這個口氣,她如拒絕,他也不會強行要求的。不過這個機會,可是難得。當然這個機會,可不會是她自己的,而是她將要下嫁的錢謙益的。

    她當即施禮道:“羅老爺如此盛情,奴家恭敬不如從命!”

    “好!”羅飛羽撫掌一笑,說道,“圓圓就陪著柳姑娘一同上船!請!”

    這一刻,柳如是芳心一震。在羅飛羽身上,她沒有感受到那些客人的不屑和輕視,而是尊重,并沒有因為她們是秦淮河上的風塵女子,而對她們帶著高人一等的傲然。

    等她帶著侍女,和陳圓圓一起登上畫舫,立時一愣。畫舫里,已經有了不少人。原來這位羅老爺所說的夜游秦淮河,真的就是夜游秦淮河,沒有任何其他企圖。

    尤其是在這些人里,她還看到了幾個相識的,黃宗羲,顧炎武,王夫之,這可都是連錢謙益都贊不絕口的年青才子。

    陳圓圓坐在羅飛羽身邊,柳如是則有自己的位子。畫舫繼續前行,逐一拜訪其他的幾座繡樓,把這些名滿秦淮河的女子接上畫舫。

    媚香樓的李香君,宛樓的董小宛,媚樓的顧眉生,蘭樓的卞玉京,白樓的寇白門,麗樓的鄭妥娘,都是貌美如花,才情四溢,各有各的動人之處。

    劉景誠對秦淮河上的這些美貌女子如數家珍,連她們各自的意中人,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羅飛羽照例給每個人一張一萬兩銀子的銀票,作為給她們的嫁妝之資。

    如此出手豪綽,又以禮待人,可是把其他的人都給看呆了。

    一艘畫舫上,聚齊秦淮八艷。如此盛舉,當即轟動秦淮河兩岸。

    只是隨著她們一起登上畫舫的,就都是些東林黨人。

    柳如是下嫁的錢謙益,與顧眉生下嫁的龔鼎孽,卞玉京中意的吳梅村,號稱江左三大家。李香君和董小宛傾心的侯方域和冒辟疆,則稱為江左四公子。

    只有寇白門和鄭妥娘尚未覓得意中人。

    至于陳圓圓,則是今天剛剛出道。而這個架勢已經非常明顯,這位豪擲萬金的羅老板,已經在陳圓圓身上花了十萬兩銀子!

    畫舫上人可不少,但也不嫌擁擠。剛剛起航沒多久,船老大就登上二樓,來到羅飛羽身邊,有些手足無措地說道:“老爺,有船要靠上來,上面都是……錦衣衛。”

    錦衣衛三個字一出,滿船皆靜。

    羅飛羽說道:“無妨,錦衣衛又不是來抓人的,讓他們靠上來就是。”

    船老大走下去,羅飛羽端起酒杯,站起身來說道:“才子佳人,齊聚一堂,當然還有我們這些一身銅臭味的商賈。依我看,不如這樣,才子佳人動筆,寫得一首好詩,我們這些人就喝上一杯酒,以助興,如何?”

    這個提議倒是新穎。陳圓圓在羅飛羽身邊輕聲一笑,說道:“老爺這個提議甚好,就是要委屈玉京姐姐,她可是要暢飲美酒,才思涌泉哩。”

    “哦?還有這樣的事?”羅飛羽笑道,“這簡直就是詩仙李白再世啊。”

    陳圓圓再次撲哧輕笑,羅飛羽低頭問道:“怎么,可是我說錯話了?”

    “老爺可沒說錯話,”陳圓圓說道,“而是小宛姐姐最為仰慕的,就是詩仙李白。”

    就在這時,樓梯口響起腳步聲,有人上來。眾人一看,俱都起身,神色沉肅。

    上來的正是沈煉,身穿錦衣衛鎮撫使甲衣,帶著一股威嚴。

    “羅老爺真是好興致!”沈煉走上前來,說道。

    其他人都是心中一震。

    羅飛羽哈哈一笑,說道:“你來得正好,這里才子佳人動筆,我們這些人就喝酒。你呢?是拿筆還是端酒杯?”

    “在下只是個動刀舞槍的粗人。”沈煉答道。

    “今天不動刀,你只能選動筆,還是端酒杯。”

    沈煉掃了一眼眾人,答道:“在下當然選端酒杯!老爺,這就是秦淮八艷?果然是名不虛傳啊!”

    “怎么?動心了?”羅飛羽揶揄道,“小心回京,兩位夫人不放過你!”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排列五今晚开奖结果 海南4 1彩票规律图 比较好的理财介绍 北京快三一天多少期 股票入门书籍推荐书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 三分彩在线计划软件 股票在线配资平台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北京时时彩综合走势图 北京pk拾 内蒙古快3奇偶 可换股债券 大乐透胆拖胆要全中吗 山东11选五走势图表一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直选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