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193 強迫療傷
    羅飛羽心里倒是清楚得很。

    他能一刀劈飛左孝友,是因地制宜,占了居高臨下的便宜,再加上左孝友不清楚他的底細,有些貿然托大,所以才能有此戰果而已。

    但是這一刀,他也掂量出左孝友的真實實力。即使是在平地,雙方過招,他也有信心,能夠憑手中的繡春刀,擊敗左孝友。

    最先出現在云玉真身邊的,是包百有和卜天志。他們剛好目睹左孝友滾落到士卒當中,引起一陣混亂。

    羅飛羽一聲斷喝,當先向下沖殺。云玉真也嬌叱一聲,手持短劍,腳不沾地般,飄飛下去。

    包百有和卜天志見狀,立時不約而同怒吼一聲:“殺!”

    繩梯上,不斷有人爬上城頭,加入到戰斗之中。

    左孝友帶來的這批人,才是守城的主力,也是他在蹲狗山時的得力部下。總數一千人,分為四隊,把守四方城門。

    他止住滾落之勢,就立即爬起身來,大聲吼叫著,發出一道接一道的軍令。

    這個時候,還能亡羊補牢,從城內調來精兵,把這些摸進城里的人趕出去,確保城門不失,就可以守住城池。

    如果能再抓住這個江都總管羅飛羽,那就是大功一件!

    他剛剛發布完幾道軍令,耳邊傳來一陣驚呼慘叫,愕然轉頭,正見到羅飛羽如天神下凡一樣,殺進人群之中,直奔他而來。

    繡春刀劈砍之處,看起來像是隨意而為,可是中刀者,不管是提刀格擋,還是身上中刀,結果都是一樣,噗嗤聲響,血箭飆飛,整個人拋跌在空中,撞倒一大片的人。

    羅飛羽如果只是一個人,他這樣做無異于是自尋死路,很快就會被兵卒一層層圍住,無力脫身,只能力戰而死。

    可是他不是一個人,云玉真之后,是包百有和卜天志,迅速沿著羅飛羽撕開的缺口,加入戰圈。而在后面,還有更多的人沖了下來,個個武功高強,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士卒所能抵擋的。

    左孝友心里叫苦不迭。

    這些人他認得不少,正是竹花幫和巨鯤幫的好手!這個江都總管,竟然把他們集中在一起,前來偷城?!

    沒有人能預料到這一點。

    還沒等他回過神來,羅飛羽的繡春刀就已經殺到跟前。左孝友大驚,這一次再也不敢托大,猛吸一口氣,運聚全身功力,雙手舉起十三銅環鐵锏,交叉在身前,架住劈落下來的繡春刀。

    呯!

    繡春刀砍在鐵锏上,發出呯然一聲大響。

    左孝友臉現愕然,繡春刀上空蕩蕩的,預期中的勁氣沖擊,并沒有出現。他運聚全身功力,卻落了個空,這種感覺,猶如是舉起鐵塊去架住棉花棒,十分難受。

    就在左孝友勁力回卷之時,猛然間,他不由得駭然色變。

    繡春刀上,那股狂猛霸道的勁氣猛然爆發,循著他的勁氣回卷途徑,迅猛襲來。

    噗!

    左孝友噴出一口鮮血,再次身形往后拋飛,雙手握不住鐵锏,頹然落地。

    羅飛羽勁力一發即收,不然這么一下子,他就完全可以要了左孝友的老命。

    《長生訣》的神奇奧妙之處,就在這里。全身勁力收放自如,不像左孝友,在勁力回卷的倉促間,運勁抵擋,急劇的攻防轉換,自己就把自己給傷著了。

    “左孝友已死!殺!”羅飛羽放聲高呼,聲震夜空。

    想要順著馬道攻上城墻的守軍,立時就斗志全無,抵抗力大降。外圍那些不是左孝友麾下的精兵,驚惶失措,率先轉身逃跑。

    兵敗如山倒,更何況是在遭受如此猛烈攻擊的情況下,潰敗更是在瞬間就發生。

    一行人氣勢如虹,掩殺下去。左孝友落地之時,撞翻了好幾個人,此時想要站起身來,卻力有未逮,他看著走過來的羅飛羽,聲音沙啞道:“殺了我!”

    羅飛羽微微一笑,手提繡春刀,突然大聲喊道:“左孝友獻城歸降,降者不殺!”

    云玉真等人立時跟著大喊大叫,從羅飛羽身邊涌過,追著那些敗兵,前去爭奪城門。

    這句話的威力可不小,左孝友麾下的這些精兵,不少人拋下兵器,就地蹲下求降。他們也發現了,只要拋掉兵器,就地蹲下,就真的不會被殺。

    城外,喊殺聲震天響。城門一打開,成群兵卒就涌了進來。

    沒過太長時間,海陵城里的喊殺聲,就慢慢平息下來。能夠逃出去的守軍,也就不過兩三百人,可謂是十不存一。

    這些是李子通留下的人,既是守城,也是監視左孝友的。至于左孝友麾下的一千人,還真的以為左孝友獻城歸降,直接就投降了。

    李子通的府邸廳堂,羅飛羽身邊只有云玉真和她的侍女云芝,其他人都在忙著各自的事情。左孝友被帶上來時,羅飛羽放下他的那對十三銅環鐵锏,說道:“左大將軍請坐!傷勢如何了?”

    左孝友滿臉不屑,瞪著羅飛羽,一聲不吭。

    他被抓住后,喝了一杯酒,然后就發現內息凝滯了一般,無法運轉。

    作為一個老江湖,他很清楚這意味著什么,是以對羅飛羽的這句問話,報以萬分鄙夷。

    “我也是為了你好,”羅飛羽接著說道,“現在這個樣子,你就不會想著去逃跑。實話告訴你吧,李子通從出兵的那刻起,就沒有絲毫勝算,他也許能逃回東海,但是這一戰,他是輸定了。”

    左孝友仍舊倔強地一聲不吭。羅飛羽微笑著搖頭,走向左孝友,說道:“左大將軍坐下吧,我來給你療治內傷。”

    “哼!”左孝友冷哼一聲,“道不同不相為謀,不用如此假惺惺!”

    羅飛羽曬然道:“其實這只是一句客氣話,實情是你如今已經沒有第二個選擇!”

    話音未落,他就伸出手,在左孝友后退半步伸手格擋時,手腕微抖,輕輕巧巧地就扣住左孝友的手腕,身子一轉,就把左孝友壓得坐到地上,動彈不得。

    他一只手扣住左孝友的雙手,扭到左孝友背后,左手伸掌,抵在左孝友后背,不由分說,一道柔和的真氣透體而入,進去到左孝友體內經脈脈絡之中。

    左孝友根本就無法拒絕,無法抗拒,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羅飛羽以真氣為他療傷。而他不知道的時,療傷只是個幌子而已,羅飛羽真正想要做的,其實是窺探左孝友體內真氣運轉的穴竅和脈絡。

    云芝有些不解地看了云玉真一眼,云玉真則是含笑旁觀,沉默不語。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pk10官网开奖历史记录 最可靠的十大理财平台 湖北11选5规则 北京赛车软件 官方网站 怎么看股票趋势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美国股票涨跌幅限制 白小姐图片+一肖中特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五分彩定位胆怎么玩的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走图 上市公司股票代码查 河北快3综合走势走势图 佳永配资是正规平台吗?交易是不是真实的? 排列五的基本走势图 江苏体育彩票七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