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216 就這么說定了
    這般貪財的模樣,讓人忍俊不住。

    可是兩人卻像是沒事人似的,一點也沒有急著離開的跡象,反而坐在椅子上,磨磨蹭蹭的,做著一些毫不相干的事。

    其他人都不吭聲,剛才杜伏威已經提醒過兩人時間緊迫,,現在其他人根本連提醒一聲也欠奉。

    羅飛羽看著他們兩個,笑道:“兩位小兄弟,還不抓緊時間離開么?你們可是只有三個時辰的時間啊!”

    “不急,不急,”寇仲大大咧咧地說道,“三個時辰,足夠我們離開了。”

    羅飛羽說道:“那可不一定啊。你們從海沙幫手上逃出來,足足有兩三天的工夫,諸位不還是追到彭城來,堵住你們兩個了么?”

    寇仲張目結舌半響,尤自強撐著說道,“這只是個意外,我們揚州雙龍想要離開,誰能抓得住我們啊!”

    這話說得大言不慚。

    眾人莞爾,羅飛羽問道:“對了,海沙幫的韓蓋天等人,可是已經被杜叔給殺了個干干凈凈?”

    “也許可能是吧。”寇仲答道,“當時我們只顧著逃走,沒看到具體情形。不過以老爹的心狠手辣,韓仆地還有他手下的那個美艷尼姑,只怕都死得不能再死了。”

    羅飛羽動容道:“那就是海沙幫已經被連根拔起了。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消息。沿海三幫,去了個海沙幫,咱們巨鯤幫和竹花幫就可以去把海沙幫的地盤盡數給接收了。”

    一直坐在那里,像是個木雕一樣的杜伏威,此時微微睜開雙眼,精光如電閃,冷冷說道:“你倒是打的好算盤。不錯,韓蓋天還有他手下的那些個護法,一共二十余人,都被杜某殺了個干干凈凈,扔在那里喂飽那些餓狼。”

    “多謝杜叔!”羅飛羽拱手道,“多了海沙幫的地盤,江都終于也就可以喘口氣了。”

    “喘口氣?”寇仲不解地大聲問道。

    羅飛羽長嘆一聲,說道:“不當家不知柴米貴啊。江都上上下下,數萬軍士,還有竹花幫和巨鯤幫上上下下這么多幫眾,光是吃喝,都夠我愁白了頭發啊。每天早上一醒來,睜開雙眼,我就在發愁,要去哪里找點銀子來,才能讓這么多人吃飽穿暖呢。”

    眾人聽得張目結舌。這么些話,在這個年輕的江都總管嘴里說出來,總是多了些荒謬絕倫的感覺。可他偏生還說得如此像真的一樣。

    沈落雁說道:“羅總管既然如此煩惱,何不把肩上的這個重擔交給能者去擔著呢?”

    羅飛羽鄭重其事地點頭應道:“是啊,我也一直有這個想法。所以這次來,也就是看看有沒有人可以值得托付如此重擔啊。”

    杜伏威微閉雙目,入定了一樣,對羅飛羽這些話充耳不聞。眾人之中,他跟羅飛羽接觸算是最多的了,心里自然清楚得很,這只是鬼話連篇罷了。

    這一點,沈落雁并不是不知道。她看了羅飛羽幾眼,也就沒再吭聲,繼續這個話題。

    寇仲和徐子陵則呆呆地看著羅飛羽,愣了好一會兒,才喃喃問道:“如此說來,竹花幫的幫主,已經不是殷開山了?”

    “殷幫主被尉遲勝活活打死在大牢里,就因為尉遲勝搜羅江都美女,要獻給昏君楊廣,其中一個就是玉玲姑娘。”

    “揚州總管也不是尉遲勝了?”徐子陵低聲問道。

    “尉遲勝也死了。”羅飛羽答道,“昏君楊廣讓獨孤家的人來接任揚州總管,被尉遲勝下毒給殺了。”

    “那尉遲勝又是被誰殺了?”寇仲追問道。

    杜伏威睜開雙眼,淡淡地瞥了一眼寇仲和徐子陵兩人,說道:“三個時辰,你們兩個不肖兒還在這里東拉西扯。怎么,你們對爭霸天下感興趣?老爹就把衣缽和江淮軍交給你們兩個去操心,如何?”

    “老爹你是在說笑吧?”寇仲大訝說道。

    羅飛羽搖頭說道:“不,杜叔是認真的。以杜叔的為人性子,更喜傲嘯江湖,而不是在沙場上與人爭雄。兩位小兄弟要是真有爭霸天下之意,這倒是個不錯的起點。”

    其他人再次大為驚訝,就是杜伏威,也不解地看著羅飛羽。

    羅飛羽恍然不察,對著寇仲說道:“還是回到剛才的問題,尉遲勝是被影子刺客殺死得差不多了,我再上去補了一刀,就這么死透了。”

    “那影子刺客又是什么人?”寇仲接著問道。

    羅飛羽轉向杜伏威,問道:“杜叔知道這個影子刺客是什么人么?”

    杜伏威搖頭。羅飛羽勸道:“兩位小兄弟還是趕緊逃命去吧,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這些個疑問,你們只要活著,終究有一天能夠搞清楚的。”

    寇仲看樣子還想要開口說話,徐子陵一扯他的衣袖。兩人離座,對著杜伏威道聲謝,而后老氣橫秋地,對著眾人拱手一圈,說道:“咱們就此別過,他日再在江湖上相遇,我們再把酒言歡!”

    這話說得就有些不倫不類。

    也沒有人真個兒當真。只有羅飛羽正兒八經地拱手回禮,沒有因為兩人的身份低微而生出輕視之意。

    兩個人終于走了,看寇仲的這個樣子,他還有些意猶未盡。只是被徐子陵拖著衣袖,一溜煙兒地走了,惹人發笑。

    賭場里進廳堂里,屋頂上破開一個大洞,一束月光照射進來,投下一片圓形光斑,明晃晃的,正照在賭桌上。

    眾人都如同相互不認識那樣,彼此不說話。以至于氣氛很是有些怪異。

    “怎么?羅總管也準備在這里等著?”東溟夫人突然出聲問道。

    羅飛羽苦笑著答道:“我也想走啊。只是擔心諸位以為我是有什么圖謀,所以只好在這里陪著諸位干耗著。”

    “敝派與羅總管之間,有些誤會。羅總管如若有意,不妨前來敝派船上,貴我兩方冰釋前嫌,商討下合作的大事。”

    “好啊好啊!”羅飛羽喜形于色,連聲應道,“只是公主別再動刀動槍的,我這人可是最怕別人動刀動槍的了。上次飄香號來江都,我事先都跟智叔說了,尉遲勝的那些欠款,不是不可以談。最后卻鬧得不歡而散,我心里甚是過意不去。”

    東溟公主單婉晶站在一旁,氣得臉色發白,怒目圓瞪。羅飛羽卻像沒看到似的,繼續自顧自說道:“尉遲勝到底有多少欠款?要不就在這里,我與公主在賭桌上把這個事給解決了?”

    東溟公主單婉晶緊抿著雙唇,東溟夫人笑道:“見識過羅總管的賭技之后,小女又如何能在賭桌上輕言輸贏。尉遲勝已然身死,他的帳自然也就煙消云散,又如何能算到羅總管的頭上。要怪,也只能怪敝幫看走了眼而已。羅總管意下如何?”

    羅飛羽哎呀一聲,看起來很是難為情的樣子,說道:“這樣……可多不好意思。夫人果真是女中豪杰啊,如此寬宏大量,在下還能說什么呢,自然是恭敬不如從命了。”

    “娘!”東溟公主單婉晶喊了一聲。

    東溟夫人轉頭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說道:“羅總管答應了,那這事就這么說定了。”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股票上涨和下跌的原 陕西十一选五十走势图 查询快乐十分的开奖结果 天津11选5选号方法 北京十一选五体彩走势图 15选5今日专家预测 新疆时时彩今日开奖号码 福彩3d过滤器官方下载 河北排列7走势图 玩法 股票如何融资 澳门娱乐场平台网站 陕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 最安全的十大理财平台 江西快三遗漏数据 内蒙古11选5任选5最大遗漏 股票推荐60866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