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220 冤家路窄
    天下不靖,起來反抗昏君楊廣的義軍,已經是前赴后繼,遍布各州郡。

    可是四大門閥,仍然沒有什么動靜。

    宋閥避處嶺南,一直遭受昏君楊廣和其他三姓門閥的打壓,在朝堂上沒有什么勢力,現在也只是在江湖上活躍起來,暗地里半公開支持各路義軍,沒有第一個扯起反抗昏君楊廣暴政的大旗。

    如若李閥起兵,這就絕對是件震驚天下的大事!

    比之揚州總管羅飛羽在江都強勢崛起,還要更加震動天下!

    如此大消息,又是羅飛羽親口說的,再加上王世充一拿到那個東西,就急匆匆地離開東平,連大儒王通的壽宴都沒空參加,就知道這事非同小可。

    宋浩哪敢怠慢,立即以最緊急的方式,送出這個消息。

    王世充急匆匆離開,騰出來的住處,羅飛羽就毫不客氣地住了進去。他把賬簿交給王世充,是希望能延緩李閥起兵的時間,如果能給李閥造成一些或大或小的麻煩,那就更佳。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城南王通宅邸張燈結彩,視如白晝。

    位于街角的大門,很是氣派。三十多名青衣大漢,一溜兒排開,在門口維持秩序。

    大門外的街道上,擠滿看熱鬧的人。黑壓壓一片,少說也有個好幾百號人。

    沒有請柬,就沒法入府赴宴,這些人難說僅僅是在這里看看熱鬧的,還是真的想一睹石青璇的芳容,就不得而知。

    羅飛羽背著繡春刀,與宋杰和宋濤一起,身穿宋家年輕高手的衣衫,跟在云玉真和尤雨晴身后,往大門走去,看起來就是兩人的護衛。

    云玉真和尤雨晴面紗遮臉,拿著的是正兒八經的請柬,沒有受到什么阻攔,就進到宅邸。

    主宅后的大花園里,燈照如白晝,賓客滿堂,婢仆成群,來回穿梭忙碌。

    進入主堂,氣氛更是熱烈,男女賓客聚成群閑談,時不時爆發出歡聲笑語來。

    主堂一側,擺著一溜兒酸枝椅,卻只有兩人就坐,其他人都站在兩人身邊,凸現出兩人的身份地位。

    羅飛羽低聲說道:“你們在這里隨意,我去轉轉就來。”

    這里到處都是人,賓客相互也不認識。羅飛羽轉出幾步,如游魚一樣,在人群中穿梭,走出主堂。

    在他離開的同時,就好幾個有年青男賓客主動上前來搭訕,不過一會兒工夫,尤雨晴和云玉真身邊,,也就圍攏了一圈人。

    羅飛羽不確定東溟公主單婉晶和寇仲徐子陵是否也會出現在這里,他的目標不是他們,而是石青璇。

    石青璇身份特殊,父親是魔門的邪王石之軒,母親則是慈航靜齋的碧秀心,背后就跟羅飛羽志在必得的目標牽連在一起。魔門的《天魔策》,慈航靜齋的《慈航劍典》,都跟石青璇有些關聯。

    他在大花園中四處走動,看起來漫無目的,實則是在走遍整個宅邸,尋找石青璇可能出現的地方。

    《大唐雙龍傳》原著中,石青璇沒有公開露面,吹簫一曲后,就玩起消失。這意味著她身法獨特,功力深厚,還有著易容的特殊手段,所以才能在賓客如云的大花園里,來去自如。

    他走遍大花園,連屋檐角落都沒有放過,仍然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

    大花園里,羅飛羽站在一株盛開的不知名花木前,仔細審視著石青璇可能出現的地方。

    就在這時,他感到有人在看著他,回過頭一看,不由得訝然。

    寇仲和徐子陵兩人正在不遠處的石階前一側,目光炯炯地看著他。

    羅飛羽左右一看,迎著兩人過去,輕聲說道:“兩位小兄弟不是在東溟派的染香號大船上么,怎么也來到這里了?”

    “這就叫英雄所見略同,”寇仲搶先說道,說話顯得老氣橫秋的,“咦,總管怎么知道我們在染香號上?”

    “猜的。”羅飛羽淡然說道,“不過也是第二天東溟派的染香號啟程后,我才猜到的。那天夜里,整個彭城都被翻了個底朝天,可惜大家都是白忙乎整整一夜。”

    寇仲和徐子陵對視一笑,說道:“哈,那是當然!任他們奸似鬼,也只能喝我們揚州雙龍的洗腳水!”

    羅飛羽跟著寇仲哈哈笑了兩聲,徐子陵趕緊抓緊時機問道:“總管是來抓我們的?”

    “不是,”羅飛羽搖頭答道,“我要真來抓你們兩個,李大哥和素素也不答應啊!”

    寇仲和徐子陵再次對視,眼中顯露出興奮的光芒。徐子陵接著問道:“素素姐……在揚州?”

    羅飛羽還沒來得及回答,就猛然抬頭,然后聽到一聲低喝響起:“好哇!你們三個小賊,果然是一伙兒的!”

    說話的是東溟公主單婉晶,滿臉怒容,雙目怒瞪著三人,剛從主堂里走出來,就看到三個最令她咬牙切齒的人。

    寇仲和徐子陵齊刷刷看向羅飛羽,羅飛羽則愕然看向他們兩個,問道:“怎么回事?公主為何會認為我和你們兩個是一伙的?”

    寇仲和徐子陵齊齊搖頭,很是惹人發笑。

    東溟公主單婉晶怒氣沖沖地走下石階,在她身后跟著尚明等人,個個手按劍柄,同仇敵愾的氣勢。

    寇仲干咳兩聲,擠笑說道:“公主也是來看表演嗎?”

    “卑鄙小人!”尚明低聲怒斥道。

    “啊?”羅飛羽驚呼一聲道,“你們兩個老實交代,對公主做了什么卑鄙無恥的勾當?”

    這么一說,東溟公主單婉晶立時轉過頭,狠狠地瞪著羅飛羽,雙眼如欲冒火。其他人更是手按劍柄,隨時準備出手。

    “誤會,誤會,”徐子陵連連擺手道,“我們兩個只是誤打誤撞,碰上有人摸到飄香號上偷東西,公主就……”

    “閉嘴!到底是是不是他指使你們來打我們的主意!”單婉晶玉臉生寒,冷冷道,“怪不得在彭城時,他一個勁為你們兩個爭取逃脫的時間!”

    羅飛羽連聲道:“公主別誤會,我也只是在這里偶遇兩位仁兄罷了。是誰這么膽大,敢到高手如云的飄香號上去偷東西。咦?不會是東溟派的賬簿被偷了吧!”

    他演戲演得很到位,愕然驚呼,十分逼真。

    寇仲嬉皮笑臉道:“正是賬簿被偷了,不過不是我們兩個,而是一個黑衣人,我們也不認識是什么人。”

    單婉晶瞪了羅飛羽一眼,冷哼一聲,冷冷說道:“如若不是有人指點,你們兩個又如何知道有這么一本賬簿!哼!還說你們三個不是一伙的,今趟就叫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押他們出去!”尚明接話說道,“跟這種小角色說話,只是浪費時間!”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中石化股票推荐 七星彩专家杀号定胆 明日涨停板股票推荐 内蒙快3走势图今天 极速赛车官网 君安股票融资比例 中特 中国石油股票分析 湖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 今日多乐彩走势图 双面盘1.999入款1% 广东省快乐10分走势图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优劣 10分快3可以作弊吗 隆基股份股票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