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226 不陪你玩
    滎陽扼守在黃河、大運河和其他河流的交匯處,可謂是進出洛陽的咽喉要地。

    瓦崗軍攻陷滎陽,立即就以此為根基,聚集大軍,威脅著洛陽的安危。

    如此重鎮要地,自古以來就是驛道必經之地,又是東西水運匯聚之處,是以十分興旺。

    飛云號一大早就停靠碼頭,瓦崗軍立即就有人上船查驗。

    羅飛羽站在船艙窗前,沒有下船。

    碼頭上已經開始忙碌起來,一隊隊士卒在碼頭間穿梭往來,穩維持秩序。

    離碼頭不過數百步,就是滎澤城,更遠的地方,就是更為巍峨的滎陽城。兩座城池一主一副,實則合二為一,通過官道相連,兩旁就是攤開的店鋪、商宅和民居,十分繁盛。

    滎澤城高嵩的城墻,上面還帶著大片大片的焦黑,還有明顯的破損。這是瓦崗軍攻打滎陽城留下的痕跡,現在都還沒來得及修補。

    瓦崗軍主力正在圖謀興洛倉,并不在滎陽城內駐扎。

    一旦瓦崗軍攻陷興洛倉,聲勢就勢必更為浩大!

    羅飛羽站得高,遠眺著遠處的滎陽城,對船艙底下的聲音充耳不聞。

    云玉真來到羅飛羽身后,輕聲說道:“老爺,瓦崗軍要所有人下船。”

    羅飛羽回過神來,點點頭道:“好,去吧。”

    滎陽離興洛倉不到百里,瓦崗軍又是剛剛平定這里,來往查驗甚嚴,也是情有可原。

    下到船艙,羅飛羽左右一掃,就不由得微微蹙眉。

    瓦崗軍士卒一隊十二人,身穿黑色勁裝,明刀執槍,十分嚴肅戒備。

    領頭的隊正盯著羅飛羽,問道:“你就是這艘船的主人?這艘船運送的是什么貨物?可有關防?”

    羅飛羽搖頭答道:“在下從江都來,是前來拜見瓦崗軍大龍頭和蒲山公的,煩請通報一聲?”

    “好膽!”隊正手按上刀柄,大喝一聲,“蒲山公豈是你想見就能見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在下江都羅飛羽。”羅飛羽答道。

    “羅飛羽?”對正答道,“羅飛羽是什么人?不認識!”

    云玉真和尤雨晴沉默不語,其他人也都保持著沉默。這個時候,羅飛羽在說話,他們也就不能插話。

    羅飛羽呵呵一笑道:“那揚州總管羅飛羽呢?可有聽說過?”

    “揚州總管?!”隊正斜乜著雙眼,瞅著羅飛羽,冷笑著說道,“你都是揚州總管,我還是江南道大總管呢!”

    一眾士卒紛紛符合著大笑起來。

    羅飛羽卻神色如常,只是平靜地看著他們。待他們笑完,羅飛羽才沉聲問道:“好吧,你們是需要銀子還是黃金,才肯去通報一聲?”

    “好膽!當面行賄,來人,全部抓起來。”隊正大喝一聲,唰的拔出腰刀。

    在場的所有人,都在冷冷地看著他,包括剛才點頭哈腰的船老大,也變了個人似的。

    羅飛羽笑道:“現在滎陽城是誰在主事?“俏軍師”沈落雁么?你們何不去通報一聲?我就在這里等著,又不會跑,怕什么!”

    隊正再次怒喝一聲:“大膽!小姐的名號,其實你能隨便稱呼的!”

    羅飛羽搖頭笑道:“那好吧,既然你們不愿通報,那我們離開,不靠岸不進城就是了!”

    隊正一愣,雙眼中閃過一抹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的驚惶。

    羅飛羽心里一緊。

    瑪德,原來這是沈落雁這婆娘故意的!

    想來也是,這一帶是瓦崗軍的核心控制區域,沈落雁又不是彭梁會三當家任媚媚那樣的人,而是精明強干,既然在彭城的時候,就知道羅飛羽要前來滎陽,肯定早就在留意羅飛羽的行蹤。

    這一趟,因為羅飛羽在船艙里閉關練功,飛云號行船甚緩,本來只需要三四天的行程,硬生生走了七八天。飛云號還沒到滎澤城外的碼頭,行蹤就肯定早就為沈落雁知曉得清清楚楚。

    如今這位隊正,顯然就是沈落雁故意讓他這么做的。

    羅飛羽不動聲色,很是有些無奈的樣子,轉頭對左右說道:“走吧,準備開船,既然瓦崗軍不歡迎,那我們就離開吧。各位軍爺,請下船吧,我們不進城了!”

    其他人齊聲答應一聲,轉身就走,準備開船。

    “且慢!”隊正喊道,“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當這里是什么地方?”

    羅飛羽陡然氣勢一變,整個人如同出鞘的長刀,寒氣逼人。

    隊正臉色大變,噔噔噔連連后退。在他身后的一眾士卒,也都駭然色變,不由自主地就往后退。

    這到底是瓦崗軍的精銳,在羅飛羽強大的氣勢面前,竟然沒有人轉身逃走。

    羅飛羽森然道:“回去告訴沈落雁,讓她轉告蒲山公李密和大龍頭翟讓,就說揚州總管羅飛羽前來拜見,為你等所阻攔,只能離開。滾!”

    最后一聲,羅飛羽猶如長刀出鞘,氣勢再次陡然爆發。本就連連后退的一眾士卒,再也撐不住,一個個轉身就走。

    他們也是聽出來,羅飛羽這是真的要走。

    故而他們也急著回去稟報沈落雁。

    云玉真來到羅飛羽身邊,嬌笑兩聲道:“總管這下可把他們給嚇著了。”

    其他人也都站住,等著羅飛羽的號令。羅飛羽嘆道:“不是嚇他們,開船,轉入通濟渠,全速行駛。”

    “啊?!”云玉真驚呼道,“總管這是……”

    羅飛羽曬然道:“你以為這個隊正有這么大膽子,在我報出名姓之后,還這么驕橫?這多半是沈落雁故意讓他如此的。”

    “她為何要這么做?”云玉真蹙眉問道。

    羅飛羽搖搖頭道:“我現在也還沒想清楚,她為何要這么做。既然如此,我就不會陪她在她的地盤玩這個游戲。她想玩,那就追上來玩。”

    云玉真沉默片刻!問道:“那素素姑娘怎么辦?”

    羅飛羽也有些頭疼。他也不知道素素姑娘現在是個什么情況。

    更為頭疼的是,素素姑娘看起來性情溫柔,可是認定的事,她就是很難聽得進去。

    羅飛羽和李靖等人一再勸說,讓她不要返回瓦崗軍,就留在揚州。可是她就是聽不進去。而虬髯客張仲堅平時殺伐決斷,偏偏在面對素素姑娘時,就是耳根子軟,豪氣干云地要陪著素素回去一趟,全了主仆之誼。

    自從在淮水上分開之后,羅飛羽一直就沒收到虬髯客的消息,不知道兩人現在什么情況。

    他沉默良久。只能那個長嘆一聲道:“素素姑娘的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沈落雁多半會追上來的。我到時還是會去滎陽一趟,你們就不要停船,直接到下邳,帶個話給李靖,整頓兵馬,準備北上。”

    “啊?總管的意思是,不帶我們去滎陽?”云玉真驚問道。

    羅飛羽搖著頭,答道:“還是我一個人去比較妥當。無論發生什么事了都好辦些。你也有個艱巨的任務,去彭城跟彭梁會三當家任媚媚多接觸接觸。彭梁會的大當家和二當家,都不是能成事的人!我們不能等瓦崗軍騰出手來,才有所行動。”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pk10破解器 手机版 十一选五任2神号期期必中 内蒙古11选5分布图 幸运飞艇规律计划图 甘肃11选五任五遗漏号 云天华成配资 管家婆六肖期期准资料 双彩论坛福彩3d字谜专区 上证指数股吧szz 北京11选5投注网网站 赌博押大小单双技巧 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图 安徽快3综合走势 手机股票行情软件怎么删除 辽宁11选5遗漏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