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245 也可以改進
    羅飛羽回到落腳的客棧,已經是三更時分。

    今日偶遇獨孤鳳,本身就是個意外。再見到尤楚紅,還為她治好舊疾,得以翻閱《碧落紅塵》,就更是意外中的意外。

    了解得越多,他就越發感覺到,情勢發展差強人意。

    獨孤閥人才凋零,不似宇文閥那樣人才濟濟。以至于這么好的一個機會,他們愣是沒能把宇文閥徹底打倒在地,再無翻身機會,反而在這么短的時間里,讓宇文閥再次站起來。

    這種情況下,獨孤閥即使有人能殺伐決斷,也很難完全掌控住洛陽的禁衛軍。

    獨孤閥去意已現,能去的地方,多半就是盤踞太原的李閥。

    這也為宇文閥掌控洛陽弒君自立,保全實力,提供了一些便利。

    最好的結果,就是宇文閥實力保全,棄洛陽而入關中長安,成為李閥進入關中的最大障礙。

    羅飛羽來洛陽見獨孤鳳和獨孤家的人,這也是其中一個目的。他做這些事的目的,都是為了給李閥制造麻煩,不讓李閥入主關中,或者至少也要讓李閥不那么輕松地入主關中。

    洛陽城里,暗流洶涌,表面上卻平靜如常。

    羅飛羽照舊居無定所,四處閑逛,在酒肆客棧里探聽各種傳言。洛陽城到底是天子腳下,各方勢力匯聚之所,各種流言廣為流傳,十分迅快。

    這一日,臨近午時,流云在空中飛掠而過,時不時遮住太陽。羅飛羽坐在酒樓二樓,正在喚小二前來點菜,臨街大道上,一陣急促而又密集的馬蹄聲由遠及近,如鼓點一般急促。

    一隊人馬疾馳而來,領頭者身穿甲胄,體型高大,十分威猛。

    羅飛羽只是看了一眼,立刻就收回目光,不再盯著他看。

    那是宇文化及。

    饒是如此,宇文化及在縱馬掠過酒樓時,還是抬頭掃了一眼過來。幸好此時羅飛羽已經目光轉到他處,不然就要與他目光相遇了。

    待這隊人馬馳遠,羅飛羽才咋舌問道:“真是好威風,這是什么人?”

    噓!小二做了個噤聲的手勢,都左右張望一下,低聲說道:“客官是外地人吧!這位就是宇文大老爺,他在家賦閑這些時日,這是又復出了!”

    酒樓臨街這條大道,直通皇城。宇文化及帶著隨從,縱馬御道,一點也不避諱,可見宇文閥即使被逐出朝堂,仍然是在暗中掌控著洛陽。

    單是這一點,就不是獨孤閥所能比擬的。

    羅飛羽心里再次感慨,獨孤閥這一次,要遇上麻煩了。

    用過餐,羅飛羽沿著大道,走到離皇城不遠的地方,才折返回來,饒走一大圈,在太陽堪堪落土時分,回到客棧。

    進門沒多久,客棧小二就敲開門,遞給羅飛羽一個小包裹,說是有人送過來的,交待要親手交給他。

    羅飛羽有些奇怪。洛陽城里,知道他的行蹤的,除了獨孤鳳,也就只有宋家的人。這個小包裹,多半就是獨孤鳳送來的,只有她有這個資源和人力,能夠找到他的落腳地。

    打開來,里面只有一幅畫軸,畫得很是傳神,正是天津橋的景色,明月初升,在樹梢上露出半邊臉,沿岸柳枝無風自動般,十分生動。

    沒有落款,沒有文字。

    羅飛羽卻是知道,這就是獨孤鳳的手筆。

    他收好畫軸,出門離開。

    天色蒙蒙黑時,羅飛羽就來到天津橋頭,漫步在橋上。此時行人稀少,馬車寥寥,大道兩側亮起來的燈籠,也擋不住夜色的浸染。

    在上次見到獨孤鳳的地方,羅飛羽早早就隱身在樹上的樹蔭中,閉上雙眼,靜靜地等著。

    時光悄然流逝,明月升起,蟲兒鳴叫,夜風輕拂。夜風之中,送來幾聲微不可察的衣衫掠過拂起的風聲,然后倏然而至,停在離羅飛羽十多遠的地方。

    “你來了!”羅飛羽輕聲說道。

    “是的,”獨孤鳳說道,“你來得很早。”

    羅飛羽從樹上躍下,微笑道:“天色未黑時,我就在這里了。”

    獨孤鳳沉默著,羅飛羽在夜色中走過去,說道:“我今天看到宇文化及前往皇城,可是他重又得到重用了?”

    “是的,”獨孤鳳輕嘆道,“他重新出任禁衛總管一職。”

    “禁衛總管?這不是獨孤閥主擔任的要職?”羅飛羽問道。

    “現在不是了,圣上決意移駕長安,克日啟程,故而才召宇文化及率禁衛軍護駕隨行。”

    “那就是獨孤閥主留守洛陽?”羅飛羽半猜測著問道。

    “王世充為洛陽留守,父親為洛陽宮監,百官群臣,隨駕前往長安。”

    羅飛羽深吸一口氣,大致搞清楚狀況。

    不得不說,楊廣也不全然是昏昏霍霍的。如若宇文閥、獨孤閥和王世充等人都是沒有二心的,這么一手人事安排,的確是化解他們之間沖突的神來之筆。

    但是現在,卻是楊廣把自己的脖子往宇文化及的刀口上送。

    不過說白了,在宇文閥,獨孤閥,王世充等等都各懷心事的情況下,楊廣把身邊的禁衛軍交給誰,都是這個下場。

    夜色中,羅飛羽沉吟道:“你和老太太也要隨駕前往長安?”

    “是的。”獨孤鳳輕聲答應道。

    “宇文化及也許還沒到長安,就會忍不住下手。”羅飛羽嘆道,“你……要小心些!”

    獨孤鳳輕輕地“嗯”了一聲。

    羅飛羽聽了,心里都是一動。他也是默然片刻,才輕嘆道:“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天津曉月美景在前,我們去走一走,看一看,如何?”

    獨孤鳳沒有異議,與羅飛羽一起,走出幽暗的樹林,來到堤岸大道上。

    月亮在云層中穿行,時而露出半邊臉來,灑下銀白色輝光,落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夢幻迷離。

    兩人并肩而行,獨孤鳳輕聲問道:“祖母對你贊譽有加,說你能看明白《碧落紅塵》的奧妙,果真如此嗎?”

    羅飛羽輕笑一聲道:“實不相瞞,我在翻閱《碧落紅塵》之前,就已經掌握得七七八八的。獨孤老前輩創立的《碧落紅塵》,的確是蓋世絕學。如果我說其中有三處可以改進完善之處,你一定會斥我是個騙子。”

    “不可能!”獨孤鳳驚呼道,停了下來。

    銀白色月光下,羅飛羽聳聳肩道:“實情的確如此,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我展示你看一看。”

    話音未落,他就邁出第一步,信馬由韁似的,左一步,右一步,然而在獨孤鳳眼里,一下子就認得出來。

    這的確就是《碧落紅塵》身法!

    她越看,就越是驚訝,越是震駭。羅飛羽施展出來的《碧落紅塵》身法,如同自小就浸淫其中一樣,揮灑寫意,流暢自如,嫻熟無比!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100元配资 3d开机号今天查询结果0 江西十一选五奖金对照表 内蒙古11选5玩法技巧 河内5分彩开奖结果查询 浙江快乐12组选走势图 广东11选5单双大小稳赚 股票买入后多久能卖出 陕西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是。 陕西快乐十分规律 美原油期货交易规则 河内五分彩开奖号码网 江苏快三开奖时间 上证50指数 大发快三平台有多少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