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320 孫二娘
    對艷尼常真的消息,羅飛羽淡然答道:“我知道這個事,那是尤鳥倦。”

    “倒行逆施尤鳥倦?!”艷尼常真大為震驚,失聲問道。

    “就是他,他以為我受傷了,所以連夜追上船。只是他一貫小心謹慎,沒想到一時的判斷失誤,就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總管……殺了他?”艷尼常真聲音再次發顫。

    羅飛羽不以為然地答道:“對啊。我把他扔進長江喂魚了。夜深了,好好睡一覺,明天該干嘛就干嘛,明白了嗎!”

    “是!”艷尼常真再次深吸一口氣,低下頭去。

    房門嘎吱輕響,然后,一切就回復平靜,仿佛羅飛羽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但是艷尼常真手里的薄絹,是實實在在的。她閉上雙眼,默默查看房間四周,沒有找到羅飛羽的任何蛛絲馬跡。

    如此神出鬼沒的本領,艷尼常真心里暗自慶幸。幸虧她現在投靠羅飛羽,不然在這次的大浪淘沙之中,她肯定是死定了。

    尤其是一想到羅飛羽這種神出鬼沒的手段,能夠硬拼天君席應,殺掉倒行逆施尤鳥倦,以如此實力,殺掉她和法難兩人,毫無難度!

    如此在黑暗中沉思片刻,常真點亮油燈,把臥房的角角落落都查看了一遍,這才忍著激蕩的心情,打開羅飛羽交給她的薄絹。

    姹女心法!

    這的確就是她和法難夢寐以求的姹女心法!

    也是陰葵派各大長老孜孜以求得到的功法,這么多年以來,從未實現,誰也不知道滅情道的唯一傳人天君席應躲到哪里去了,現在即使他出現,也沒人敢如此直接去找席應索要!

    可是這卷功法,卻真真切切地在她手中,沒有任何預兆。常真深吸一口氣,壓抑著自己激蕩的心情,想起羅飛羽說過的一句話,“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有這個在手,艷尼常真相信法難再無任何微詞!

    三天的時間,九江一切依舊。

    但是艷尼常真匯聚著各處傳來的消息,結合羅飛羽告訴她的內幕,能夠透過紛繁的表象,看到表象背后的真相。

    最大的消息,莫過于江都軍與嶺南宋家的聯軍,終于從江都出動,浩浩蕩蕩,溯江而上。

    各路勢力都在猜測,也許這是江都軍要去干涉攻占江夏和江陵的江淮軍,令其不能再封鎖截斷長江航道。

    但是艷尼常真卻知道,江都軍的目標,是九江!也許還有其他!

    至于江淮軍在江陵和江夏的所作所為,至少江都軍是默許的!

    光是這個消息,就足夠在這一帶,掀起驚濤駭浪,牽涉到各路勢力的歸屬。比如大江聯,是這一段長江航道上舉足輕重的勢力。此次行動之后,大江聯就需要在歸順揚州總管羅飛羽和解散之間,做出一個抉擇。

    沈法興和林士弘各自屯集重兵,防備嶺南宋家的攻勢。對九江的得失,他們根本使不上力,也根本想不到羅飛羽會向九江和鐵騎會會主任少名下手。

    江淮軍杜伏威攻下竟陵后,正在竟陵休養生息,暫時沒有什么動靜。

    倒是巴蜀那邊,艷尼常真格外關注了一下,消息不少。

    席應與羅飛羽在成都散花樓一戰后,不知所蹤。名列邪道八大高手之一的倒行逆施尤鳥倦也不知去向。陰后祝玉妍也在成都露面。但是引起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揚州總管羅飛羽,卻行蹤不明。

    巴蜀三大勢力,巴盟盟主奉振,川幫幫主范卓,與獨尊堡堡主解暉之間,未能達成一致。解暉堅持要出兵關中,以至于巴蜀三大勢力分歧公開化,引起整個巴蜀的氣氛格外緊張。

    艷尼常真的目光沿著長江航道往上,越過江夏和江陵,深入到巴蜀,立刻就鎖定入川后的重鎮瀘川,心中不由得一震。

    也許這次江都軍和嶺南宋家的聯合艦隊,最終的目標是這里!這樣不管巴蜀三大勢力如何抉擇,都能扼守住長江航道的咽喉,令得不管是誰奪得巴蜀,都不能自長江順流而下,攻擊江都。

    盡管看明白了這些,艷尼常真卻謹遵羅飛羽的囑咐,把這些都深埋在心底,在鐵騎會會主任少名帶著大隊人馬回到九江城里時,一點都沒有表現出來,而是如往常一樣,熱情洋溢地迎接任少名的歸來。

    小別勝新婚。任少名回到春園,與春在樓的當紅姑娘霍琪纏綿悱惻。在距離春園不遠的香樓,艷尼常真與惡僧法難一番抵死纏綿后,終于平靜下來。

    香樓內外,一片沉寂。

    艷尼常真幽幽地問道:“我跟你說過的事,你考慮如何了?”

    惡僧法難的聲音低沉,帶著幾分雄渾的轟鳴,說道:“這次在竟陵,袖里乾坤杜伏威對圣門的支持不力大為光火,與會主相談甚歡。你說的這事,關系到你我二人的身家性命,還得從長計議才行。”

    “你還是覺得那個人信不過。”艷尼常真說道。

    惡僧法難嘆道:“除了你,我還能信得過什么人?”

    艷尼常真嬌笑著,聲音充滿誘惑,跟法難膩歪了好一會兒,才嬌笑著說道:“我給你看個東西。”

    她下床來,點亮油燈,一下子愣在那里,渾然忘了自己可是什么都沒有穿的。

    惡僧法難從床榻上一躍而起,抓著床單,如一朵云那樣,凌空飛身撲來。

    “住手!”艷尼常真低聲嬌喝一聲,放下油燈,光溜溜的身子飛起,在空中一把抱住惡僧法難,一起落地。

    她就這么雙手抓著法難,拜倒在地,低聲說道:“屬下孫二娘,拜見總管!”

    惡僧法難大為愕然,滿臉震驚。

    羅飛羽一身夜行衣,穩穩地坐在桌旁,臉上帶著微笑,淡淡地說道:“這就是惡僧法難?”

    “是!”艷尼常真答道,“總管賜名魯智深!”

    羅飛羽點點頭說道:“好,只是看來你還沒有完全說服他。繼續吧,我就在這里耐心地等一會兒。”

    “是!多謝總管!”艷尼常真老老實實答道,轉身對惡僧法難說道:“稍安勿躁,無須擔心!”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 福建快三和值走势图表 东风科技股票分析 黑龙江快乐十分预测 快乐10分开奖直播视频 股票*平台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 今天的股票指数 内蒙古快三带线走势图 江西11选五中奖说明 七乐彩开奖走势图表 外盘期货配资公司 重庆福利彩票欢乐生肖玩法 股利多配资 今晚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配资炒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