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大神諸天 > 369 人心
    就在羅飛羽鐵槍往前一指,要率眾沖殺時,賊寇那邊霍然爆發出一陣轟然喊叫,然后正在拼殺中的賊寇,就此崩散一般,不約而同地返身逃竄,爭著搶著,往最后一座木臺上擠去。還有些搶不上的賊寇,就近翻過城墻,順著云梯往下爬。

    這股勢頭,比退潮還要兇猛,來得突然,退得洶涌。不少賊寇被自己人擠得掉落下去,發出長長的慘叫。

    這些賊快失去了所有的理智,猶如斷頭的蒼蠅一樣,爭相逃竄。

    可是這里不是平地,無法四處逃竄。攀爬上來難,退下去更難,尤其是這么多人爭先恐后,就更是難上加難。

    羅飛羽停了下來,飛馬牧場戰士就沒有這么仁慈,吶喊著,一個個如下山的猛虎,自羅飛羽身邊,呼嘯而過。

    城墻兩頭,馬蹄聲如悶雷般響起,正是兩支飛馬牧場精騎,殺上城墻來。

    怪不得賊寇陡然間就轟然崩散,原來是兩頭受壓,擋不住飛馬牧場援軍的攻勢,如今又看到飛馬牧場精騎沖殺而來,一下子就士氣全無,斗志全失,立告崩散。

    賊寇敗局已定。

    這一波攻勢沒能拿下城墻,無功而返,就再也沒有這樣的機會了。即使賊寇能發起第二波兇猛的攻勢,也是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無力攻下飛馬牧場的這座關隘。

    羅飛羽杵槍而立,看向城墻外。

    賊寇兵勢浩大,兵力足足是飛馬牧場守軍的數倍。城墻外的谷地,賊寇黑壓壓的一片,如螞蟻一樣,烏泱泱的,十分有壓迫感。

    黑壓壓一片中,有一群人顯得比較特別。在羅飛羽看著他們時,談也在抬頭看過來。隔著老遠嗯距離,羅飛羽一眼就看到居中那個壯漢。

    那人身形雄偉,個子比周圍的人都要高出一頭。跟羅飛羽一樣,他的左手杵著一支鐵矛,比羅飛羽手中的這支鐵槍,還要更長幾分。

    “那是四大寇之首,“鬼哭神號”曹應龍!”在羅飛羽身邊,有人說道。

    城墻上的戰斗仍在繼續,不過已經是一邊倒的追殺。這幾個人走過來時,羅飛羽已經聽到了他們的腳步聲,不過沒有回頭看。

    此時聽到來人說話,他杵著鐵槍,轉過身來,說道:“那就是曹應龍?可惜了,他要是上到這里來,場主又得多支付我五十兩黃金。”

    來的是三個人,居中說話這人年過五旬,滿臉疲累之色,帶著憔悴,卻眼神堅毅。

    他仰頭哈哈大笑,甚是豪邁,笑畢,雙手抱拳,正色說道:“在下商棠,多謝林兄弟援手,這才保住關隘不失。林兄弟大恩,飛馬牧場上下,沒齒難忘!”

    “大將軍客氣了。”羅飛羽回禮道,“我也只是為了掙點場主的黃金罷了。四大寇寇首,除了那個雞犬不留房見鼎外,還有這個鬼哭神號曹應龍,另外兩個呢?我就只遠遠地見過寸草不生向霸天,那個什么毛燥呢,也沒有率賊寇攻上城墻?”

    大將軍商棠身后,除了二執事柳宗道,還有個中年人,該當就是二將軍商惲。兩人相視一眼,搖頭苦笑。

    商棠說道:“毛燥有率賊寇攻上城墻。他慣使一柄拂塵,卻非僧非道,好作書生裝扮,實則陰險狡詐,一肚子壞水。林兄弟率眾殺過來,難道沒有碰上他?”

    羅飛羽“啊”了一聲,臉上顯出幾分古怪來,說道:“那個家伙就是毛燥?他很是囂張,我給了他三槍,就把他給殺了,扔到那邊的第一座木臺上。原來他就是毛燥!如此甚好,場主又得多付我五十兩黃金才是!”

    商棠三人都是目瞪口呆,愣愣地看著羅飛羽,心里很是震驚不已。

    他們不是不相信羅飛羽所說,而是震驚于羅飛羽的輕描淡寫。四大寇在這一帶州郡,可是神鬼生厭的家伙。可是偏偏四人手下賊寇眾多,又武功不凡,為人狡詐多疑。即使有人想要殺他們,要么根本找不到動手的機會,要么反而為他們所殺。

    可是現在,四大寇一下子就被殺掉了兩個,還有一個帶傷逃回。

    如此戰績,當然讓商棠三人大為震驚。

    一個人五十兩黃金,算下來,這區區一百兩黃金,簡直太值了!

    商棠震驚之余,仰頭哈哈大笑,說道:“林兄弟果真是飛馬牧場的貴客!場主回來后,我等一定會跟場主言明此事。區區一百兩黃金,換來四大寇的人頭,值!”

    “覺得值那就好!”羅飛羽也是哈哈一笑,“場主估計要到晚上才能趕回來。現在看這個樣子,四大寇有些進退兩難啊。”

    “是!”商棠答道,順著羅飛羽的眼光看向城墻外,說道,“剛才一鼓作氣,已經差不多攻下關隘。現在想再要強攻,就沒有剛才那么的氣勢了。只是就此退兵,四大寇也不甘心啊。”

    羅飛羽笑道:“飛馬牧場就是一大塊肥肉,眼看著就要咬到嘴里了,他們如何會甘心。”

    說話的時候,夕陽已然開始西沉,再有個多時辰,暮色即會降臨。

    城墻外,四大寇之首鬼哭神號曹應龍轉身離開,一眾隨從護衛緊跟其后,跟著離開。

    過不多時,賊寇鳴金收兵,一片黑壓壓的賊寇如黑潮涌動,往設在山谷外射大營涌去。

    商棠等人不約而同松了一口氣。賊寇看樣子是放棄再次強攻的打算。只是賊寇一日沒有撤兵,飛馬牧場就一日難言轉危為安。

    羅飛羽回到后關城墻,見到馮歌,跟他說上兩句,就由他安排的親兵帶著,前去歇息。

    一路上,無論是坐在城墻上休息的飛馬牧場戰士,還是忙著打掃戰場的士兵,都用敬畏的眼神看著羅飛羽,主動為他讓開道路。

    今日這一戰,羅飛羽給飛馬牧場的這些精銳戰士了,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象。

    夜幕降臨,關隘上卻火把通明,巡邏士卒來回巡視,不放過任何一處可疑點。反觀城墻下,賊寇那邊卻是黑燈瞎火的,就連遠處的大營,也是一團漆黑,沒有一點燈光。

    馮歌終于忙完,帶著幾名親兵隨從,來到羅飛羽歇息的地方。
全民捕鱼赢话费兑换码 瑞骏配资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结果 辽宁十二选五走势图 体彩七星彩有什么技巧 北京11选五走势图一定 秒速牛牛玩法 股票配资成交量 今晚一码大公开资料 北京快乐8走势图 360 河北排列7基本走势图 今天甘肃快3走势图 北京pk10预测分析 配资炒股联系久联优配 江西11选五走势图彩经网 重庆幸运农场号码规律 体彩排列五开奖好慢